Category: Bible 圣经

圣经的形成

圣经的形成

前 言

圣经不是“神话”,而是“神的话”。到底圣经是神的话,还是神话,抑或是
“人”的话呢?我们怎样可以知道圣经的确是神的话呢?这个问题,请看灵音
小丛书之三十五《圣经是真的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是
讨论《圣经的形成》。

圣经共有66卷,其实应该说是70卷,因为诗篇分为5卷(卷一:1-41篇,卷
二:42-72篇,卷三:73-89篇,卷四:90-106篇,卷五:107-150篇)。撒母耳
记、列王记、历代志,都分上下;哥林多书、帖撒罗尼迦书、提摩太书、彼得书,
都分前后,约翰书信分一二三,为什么诗篇不分一二三四五,而把它合为一大卷
呢?“六”在圣经是不好的数字,“七”是个完全的数目。所以应该把圣经分成
70卷。把圣经分为66卷是后人分的。

除了圣经70卷之外,还有其它很多经卷,到底哪些经卷才能列入圣经呢?

为了这个问题,我们要把圣经的形成加以说明,使我们认识到现在圣经的各卷是
怎样被列入圣经里面的。我们必须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我们不应怀疑任何
一卷是人写的,而不是神的话语。宇宙间有一位真神,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一神,
神的话语都是在圣经里。如果我们不相信圣经,就是不相信真神。如果有人离开
圣经自立为王,就是讲异端,把人带入歧途里。凡事根据圣经,还要按正意分解
真理的道,这才能叫人明白神的心意,走正直的道路。

世人因信就得永生;基督徒按照圣经的教导而行,就能得赏赐,荣归真神!

第一章 圣经的形成

读经:“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祂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
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6-27)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
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24:44)

神藉圣灵默示人写圣经,魔鬼为了混乱神的话,也藉人写了许多伪经,还有一些
人写的经典。到底那些经卷才被列入圣经里,成为圣经的一部分呢?

一、正典(正统的经典)

圣经是“经书”Scripture, 但“经书”不一定是圣经。“圣经”,英文Bible这
个字,是从希腊文Byblos来的,是“书”的意思。原来3世纪,人们是用埃及的
芦苇纸草纸papyrus(英文“纸”字paper是从这字而得的)来抄写圣经的。大量
的纸草是由叙利亚的白罗港Byblos出口的,圣经Bible是从 Byblos而来的。

早期教会,“正典”一词是指信经。4世纪中叶,则用来指圣经的各卷。
正典:希腊文是“卡农”Kanon,字根出于“苇”,就是“杖”或度量的尺的意思,
后来作“标准”解。最初是用来作“信仰的条例”解释。

当用什么准则来审定那一卷该被列入圣经呢?

审核的准则是要看看它是不是有权威性、是不是有预言性、是不是有真实性和是
不是有活力性。总的说来,是不是神所默示的。新约的标准,看是不是使徒写的。
马可虽然不是使徒,但他是从彼得得材料写马可福音;路加也不是使徒,但他是
从保罗得材料写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写雅各书的雅各虽然不是使徒,但他是
耶稣的兄弟,在耶稣死而复活后才信了耶稣。写犹大书的犹大也是耶稣的弟弟
(参太13:55,可6:3)。雅各、犹大虽然不是使徒,但他们都是耶稣的弟弟。
写新约的资格,主要是使徒,或使徒所传给马可和路加的;还有耶稣的弟弟。
其它的经卷,就不能被列为正典了。

二、次经

圣经之外有次经与伪经。“次经”,希伯来文Ganaz“迦纳士”,希腊文
Apokryphos“阿婆格拉富士”,是“隐藏”或“封闭”的意思。

4世纪教父耶柔米Jerome最先称这些为“次经”,是因为这些经卷次于圣经的
“经”。次经也是好书,但不能列入圣经里。有人把“次经”译为“旁经”、
“外典”、“后典”或“圣经外传”,但译“次经”较为合适。

有人把“次经”称为“伪经”,但“伪经”是另一个字pseudepingrapha,下面
详论。

1.旧约次经

占尼亚会议编了旧约次经目录,计10多本,并把这些次经列入《七十译本》里。
罗马天主教所用的《武加大译本》,公元150年译成拉丁文。除了旧约正典外,
又加上9卷次经:多比雅传、犹滴传、所罗门智训、西拉赫子耶稣智训、巴录书、
马革比一书、马革比二书、但以理书附篇。

现在我们是要谈谈旧约的主要次经,最少有15卷:

(1)多比传Tobit:这是2世纪前半叶的作品。多比是个忠于律法的英雄,强调
律法中的爱。
(2)犹滴传Judith:这是第2世纪中的作品,是用希伯来文写的。她说尼布甲尼撒
王战胜玛代王之后,围攻多坍的伯多利亚以色列人。正当以色列预备投降时,
一位虔诚的寡妇犹滴祷告后,以诱技杀死所派来的主帅,挽救了以色列。
(3)以斯帖补编:附在以斯帖记之后,于公元前130年间写的,内容分六段。
(4)所罗门的智慧:公元40年写成。
(5)传理书Ecclesiasticus,又名西拉赫子耶稣智训:公元前180年耶书亚用
希伯来文所写,是次经中的精华,有关日常生活的教训。
(6)巴录书Baruch:是由3篇作品构成的,各篇作者不同,在1世纪末写于巴比伦。
主要是一篇痛悔祷文、一首训诲诗,还有一些哀歌及安慰歌。
(7)贝尔与大龙Bel and the Dragon:这是附在但以理之后的次经。贝尔是偶像
的名字,有些祭司用来欺骗人和巴比伦王,后来被但以理揭穿。大龙,其实是
大蟒,为巴比伦人所敬拜,但以理把牠杀死。
(8)希伯来三童之歌:这歌加在但以理3:23节之后。
(9)玛拿西祷文:是公元前2世纪根据代下33:18节写成的作品。有些抄本把它附
在诗篇之后,所以又称《诗篇的附录》。
(10)以斯拉续篇(上):又名《希腊以斯拉》,内容与以斯拉记多同。
(11)以斯拉续篇(下):写于公元70年间,是用希腊文写的,专论神的公义,共有7个异象。
(12)耶利米书信:这是巴录书的第6章,约是耶利米在公元前4世纪末写于巴比伦
的。内容是“担心被掳者拜偶像”,并指出偶像的虚假。
(13)苏撒拿传Susanna:加在但以理书之后,成为但以理13章,内容说两个坏长老,要强奸苏撒拿而不得,那两个坏长老反而诬告她与人通奸,将她判死刑,但但
以理为她翻案。
(14)马革比前书Maccabees:他是个爱国者,为反抗叙利亚安提阿库4世伊皮斐尼
的迫害,使犹太获得独立。这书写于公元前1世纪,是最有价值的次经。
(15)马革比后书:这不是前书之续,只不过是同时间的报导罢了。约在公元前130年,耶孙用希腊文写的。这是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写给住在埃及的犹太人,力劝他们要遵守献殿节。

2.新约次经

(1)十二使徒遗训Didache:原名《十二使徒对外邦人所论主的教训》。约公元80-120
年间,用问答式,记述学道者、受浸与擘饼等问题。
(2)革利免前书Clement of Rome:他是保罗的同伴。当哥林多信徒起纷争之后,革利
免写信劝勉他们。大约是写于公元95年的。
(3)革利免后书:又名《古代训诫》Ancient Homily,书名是伪托的,原来是120-140
年间的一篇讲词。
(4)巴拿巴书:约写于公元90-120年间,见于西乃抄本中。
(5)依格那丢七书Ignatius:他是约翰的门生,在第2世纪初他任安提阿主教。他在他
雅努皇时被诬控解往罗马,沿途得蒙教会的热切款待和慰问。因此,他在途中写了7封
信,劝勉各教会要坚持正道、严斥异端。他约是在公元110年(117年)殉道的。
(6)波利甲书Polycarp:他是士每拿教会的主教。他于108年写了腓立比书信。最后在
公元156年殉道。
(7)波利甲殉道记:大半写于公元156年。
(8)何马牧人书Hermas:115-140年,是一本巨著的启示录,等于教父们著作的总和,
是早期基督教天路历程(罗16:14)。其中记有8个异像、12条命令、9个比喻、一章自
修规则,被列入西乃古卷之后。何马是笔名。这本次经很受古教会的重视。
新约作者有时对次经有所影射,但新约不把次经放入里面,也没有把它们当作正典来引
用。俄利根、耶柔米等教父都否认次经为正典。奥古斯丁的后期著作也拒绝了次经作为
正典。没有一卷次经自称是神的启示。

三、使徒之后教父的作品
这些作品不算是经典,但对教会是很有影响的。
1.帕皮亚的残片集Papias(80-140)
他是约翰的门徒,是希拉波立教会的主教。他曾著有5本《耶稣圣言注释》。他与波利
甲是同时殉道的。
2.游斯丁Justin Martyr(100-165)
他是撒玛利亚外邦人,自幼爱好哲学。他退居以弗所城,后来到罗马设教讲学。他曾经
历4个罗马皇帝的统治。他为基督徒申诉,写《辩教论》。他于公元165年在罗马城殉道。
3.雅里斯太德士的辩证书Apology Aristides
他是雅典哲学家,于125年写了一本《基督教辩护书》给皇帝哈德良,并于137年呈请皇
帝比乌,要求停止迫害基督徒。
4.丢格乃妥的书信Diognetus
这是一本《基督教辩证书》,不知是谁写的。但书中称他是“使徒的门徒”。

四、伪经
伪经与次经不同:“伪经”Pseudepigrapha,多出于2世纪,有50本“福音书”,又有许
多行传和书信。伪经意图竭力补遗耶稣生平的事迹。
伪经是伪造的经书:是荒诞的、无稽的、杜撰的,包含历史与地理的错误并时代的虚谬;
包含与圣经相违背的假道;缺乏圣经特有的神圣性。伪经从未被人承认是由神而来的。
穆罕默德大半是根据这些伪经来写《可兰经》的;伪经也是天主教一些异端的发源地。

1.旧约时代的伪经
(1)埃提阿伯文以诺书:于公元200年左右写的,内容是宣布世界将来的审判、天使堕
落、以诺升天、以诺回地上的训慰与启示。
(2)西卜林神谕Sibylline Dracles: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世纪,共14卷,是用希腊文
写于埃及的。是女先知西卜拉述说关于过去阴暗史上的预言。
(3)十二族祖遗书:于公元前100年间写的。是对忠于律法的劝勉,为使法利赛人与撒
都该人建立较好的关系。
(4)大禧节书,也叫犹比理Jubilees或《摩西的启示》:于公元前2世纪写的,被称为
《小创世记》,是记载神的创造到摩西时代的历史,分成许多禧年,每一期为49年。
(5)马革比三书:于公元前1世纪初写的,记载犹太人是忠实的人民;谁迫害他们就危险
,因有为他们伸冤的;反对异端与犹太背道者。
(6)所罗门诗歌:约在公元前63年编成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18首诗歌,完全显明法利
赛人的敬虔与对弥赛亚的期待。是为会堂歌唱用的。
(7)马革比四书:约在公元1世纪写的,从马革比下卷取材,有关祭司以利亚撒及一位
母亲和她7个儿子殉道的事迹。
(8)摩西升天记Assumption of Moses:约是在第1世纪初写成的。
(9)斯拉夫尼克语以诺书Slavonic Enoch:它又名《以诺二书》,约于公元70年写以诺
被提、游于7层天上;又记以诺对其子女的训慰。
(10)叙利亚语的巴录启示:约于公元70年写的,讨论很多教义,以鼓励受罗马虐待的
同胞。
(11)亚伯拉罕遗书:于第1-2世纪间写的,特论末世。
(12)以赛亚升天记:约是在2世纪间写的,是论以赛亚所见的异像、预言基督要降临;
说他被玛拿西王锯死,后来他升天去了。
(13)亚伯拉罕的启示:于第1-2世纪之间写的,记亚伯拉罕对犹太民族未来的启示。
(14)摩西的启示:于第1世纪写的,记亚当、夏娃犯罪的后悔、患病及堕落、亚当的遗
嘱及死亡、夏娃之死及埋葬。
(15)希腊语的巴录启示:于第2世纪后半写的,说巴录埋怨神容许尼布甲尼撒毁耶路撒
冷;亚伯拉罕告诉他,神要显更多的奥秘,引导巴录要经5种不同之天,在那里得见神的
奇妙。又说巴录要回到他出发的地方,劝勉弟兄们当荣耀神。
(16)约瑟与亚西纳书Asenath:于第2世纪写的,可称亚西纳忏悔录。
(17)亚立士体亚书Aristeas:于公元前2世纪写的,他给他的兄弟斐罗克拉特写信,说
及犹太人的律法书(旧约)译成希腊文的经过。这是七十二士译本的来源。
2.新约时代的伪经
(1)尼哥底母福音:约于2-5世纪写的,有关于耶稣受审的公文。
(2)雅各福音:于第2-5世纪写的,论及由马利亚分娩到大屠杀。
(3)马利亚过世:于第4世纪写的,论摩西无瑕疵地移到乐园了。
(4)希伯来人福音:于公元65-100年写的,为正式福音的附录,补充耶稣其它一些言
论。
(5)伊便尼派福音Ebionites:于第2-4世纪写的。
(6)埃及人的福音:于130-150年写的,内容是耶稣与撒罗米的想像谈话。
(7)彼得福音:于2世纪中写的,目的是论反对犹太人的幻影说Docetic.
(8)伪马太福音:5世纪的马太伪译本。
(9)多马福音:于2世纪写的,记耶稣2至12岁所行的神迹。
(10)马利亚诞生记:于6世纪写的,记载许多天使每日访问马利亚的怪谈。
(11)亚拉伯幼童福音:于7世纪写的,记耶稣寄居埃及时的神迹。
(12)木匠约瑟的福音:于4世纪写的,目的是为荣耀约瑟。
(13)彼得启示:一连串意想不到的天家火湖的异象,约在150年间写的。
(14)保罗行传:于2世纪中写的,是一本禁欲传奇小说,声称载有已遗失的“哥林多书
信”。
(15)彼得行传:于2世纪末写的,内有3个要点(彼得女儿爱情史,彼得与西门马古士
Magas对抗的经过,记有“主,祢往那里去”的传说)。
(16)约翰行传:论约翰访罗马,插入极可怕的纵欲图画!
(17)安得烈行传:记安得烈劝服马西米拉Meximilla不与丈夫交合,结果安得烈为此殉
道。
(18)多马行传:于2世纪末写的,论禁欲,是一种旅行罗马史。
(19)彼得给与雅各的手书:于2世纪末写的,说彼得攻击保罗。
(20)达老底嘉人书:于4世纪写的:是歌罗西4:16节所提的信。
(21)保罗达西尼卡Seneca的书信:于第4世纪写的,他把基督介绍给西尼卡人。
(22)埃底撒王阿加鲁的书信Abgarus:内里也有些事实的根据。

五、旧约正典
什么是正典?在第一点我们已经谈过了。 现在我们要看“旧约正典”。
希伯来文正典:参看《希伯来文马所礼经卷》Massoretic Text并《希伯来文圣经》
Biblia Hebraica.

1.犹太人旧约正典分三部分,共22卷,分11书(路24:44)
这些都是由米示那Mishnah经卷得来的。旧约完成的年代,约是主前450-425年,是以
斯拉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时代。
(1)“摩西的律法”Torah:这就是摩西五经,是在主前12-6世纪完成的。这是神直接
的启示,所以摩西五经便成为审定其他经卷的标准。
(2)“先知的书”Nebhiim:是在主前5-4世纪完成的,有先知职分的人写的先知书,
当然被列入正典里了。
① 早期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上下合为一卷)、列王记(上下合为一
卷)。
② 后期先知书: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十二小先知书合为一卷。
(3)“诗篇”(包括著作和诗篇,Kethubhim或Haglography),又称“圣卷”,是在
主前3世纪编成的,“圣卷”的第一卷是诗篇:
① 诗书:诗篇、箴言、约伯记。
② 5卷:雅歌、路得记与约书亚记(后来合为一卷)、以斯帖记、传道书。
③ 史书: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历代志(上下合为一卷)。
三部分共22卷,与现在旧约的39卷内容完全相同。

2.译成希腊文的旧约
主前200-300年间,犹太人分散各地,许多人不懂希伯来文。因此,埃及王菲拉迪菲斯
于主前285年在亚力山大城找70个学者把它译成希腊文,这便是《七十士译本》(The
Septuagint Version), 另外加上15本次经。后来天主教在天特大公会议Trent(1546
年)挑选7本归入正典;《多比传》Tobit、《犹滴传》Judith、《所罗门的智慧》、《
德训篇》、《巴录书》Baruch、《玛革比传》Maccabees上、下。这些不在希伯来马所
里圣经内。

3.耶稣承认旧约是“经书”
“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
、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 24:44)“……叫
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
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太 23:34-35)“耶稣说:‘你们的律法上岂
不是写着:我曾说你们是神’么?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约10:34-36)
耶稣承认希伯来旧约,祂常常引用旧约,但祂没有一次引用过“伪经”。

4.新约有很多地方引用旧约、见证旧约
太 21:42,22:29,26:54,56,约2:22-26,5:39,7:38,10:35,徒17:2,11,18:28
,罗 1:2,4:3,9:17,10:11,11:2,15:4,16:26,林前15:3-4,加3:8,22,4:30
,提前5:18,提后3:16,彼后1:20-21,3:16.
新约近三百处引用旧约,近四千处的经文只涉及旧约的意思,但新约没有一处引用过“
次经”
5.犹太人曾在耶稣在世时也公认旧约为“经书”。
6.教会最初就承认旧约为正典。
7.犹太历史家约瑟弗Flavius Josephus(主后37-100年)
他生于耶路撒冷,在1世纪末见证旧约正典是真的。他说:“我们相信是由神而来的”。
次经就不在旧约中。
8.占尼亚会议Council of Jamnia
约是主后90年,法利赛人拉比获得罗马的许可在占尼亚城重组犹太教的高级会议。会议
所论及的事项,先是口传,后被记在拉比的著作中,他们曾考虑是否可以把箴言、传道
书、雅歌和以斯帖列入正典里。结果,他们也把这些列入正典里了。但他们不承认“次
经”为圣经的一部分。

六、新约正典

当初,基督教的圣经只有旧约。在较早的一段时间只有“口传”和一些书卷;新约,要到几个世纪之后才列入圣经里。

1.不完全正确的判断
(1)我们常常说,“新约全是使徒写的,不是使徒就没有资格写新约。”但马可福音、路加福音、雅各书和犹大书就不是使徒写的。
(2)说“教会决定那一卷是正典”,也不正确。教会不能决定那一卷是正典;教会只可决定那一卷不是正典;教会只能“认可”。
(3)还有人说“渐成正典”,这也是不正确。正典不是“渐渐形成”的,而是当正典一写好(作者还在世)的时候就被接纳为正典了。

2.正确的认识
(1)正典是神直接启示和间接默示合成的。默示是人记录神所启示的话。
(2)“ 使徒性”:不都是使徒写的,但具使徒权威性,或使徒所认可的。使徒权威性从未离开主的权威性。因为教会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2:20,约 16:13,徒2:42)。马可不是使徒,但他是从彼得得材料的。路加不是使徒,但他是从保罗得材料的,雅各和犹大是耶稣的弟弟,他们都是与使徒同工的。
(3)由教会接纳而信徒也公认:不是某人或某一个团体决定27卷归入正典,而是众信徒也承认的;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团体来决定那一卷应该归入正典,而是圣灵在人心里所作成的。当初,不是每一个教会都具有27卷,许多教会只有一部分。经过多人的抄写与传播,慢慢各教会都具有27卷了。

3.使徒在世时,他们的著作是与旧约同列的
(1)保罗:他说他的教训是神所默示的(林前2:7-13,14:37,帖前2:13),保罗要求各教会读他的书信(西4:16,帖前5:27,帖后2:15)。彼得将保罗书信与其它经书并列(彼后3:15-16)。
(2)彼得:他承认他的话是从神来的(彼后1:14-15,3:1-2)。
(3)约翰:他说启示录是“耶稣基督的启示”(启1:1)。

4.教父们的认可
(1)罗马监督革利免Clement:他在主后95年写信给哥林多教会时,曾引用马太福音、路加福音、罗马书、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希伯来书、提摩太前书与彼得前书。
(2)坡利甲Polycarp(士每拿会督):他在115年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信时曾引用保罗书信与彼得前书。
(3)伊格那丢Ignatius:主后110年他由安提阿往罗马殉道的途中,他在《致七教会书信》曾引用马太福音、彼得前书、约翰壹书及保罗书信。
(4)帕皮亚Papius:他是约翰的一个门徒,他写了《耶稣圣言的注释》,引用约翰福音,并记载有关马太福音与马可福音书,他还用“圣言”一词(罗3:2)。
(5)爱任纽Irenaeus of Lyons(130-200年):他是坡利甲的学生,他几乎引用过新约的各卷,并在主后180年承认新约为正典。
(6)特土良Tertullian(160-220年):他是迦太基人,他称基督徒经典为新约(这名称来自一隐名著者于193年所写的书中)。他的著作曾用过新约1800多处。
(7)俄利根Origen(185-254年):他是亚力山大基督教的一位学者。他写了很多书,新约的2/3被他引用过。
(8)优西比乌Eusebius(264-340年):他是该撒利亚的监督,是教会历史家。他生于丢克里田逼害教会时代,曾被监禁。他活到君士坦丁登位时期。他作了当时君士坦丁皇的首席宗教顾问。君士坦丁叫他预备50本圣经——全新约。
(9)亚他拿修Athanasius(295-373年):亚力山大城,于367年复活节,第一次列出最早的新约目录,正式完成新约正典27卷,到382年也为罗马教会所承认。这正典是与现在的新约完全相同。
(10)耶柔米Jerome(340-420年):他确定27卷为正典。
(11)奥古斯丁Augustine(354-430年):他是迦太基主教,是古代最著名的神学家。全新约都被他引用过。

5.赫波大会The Synod of Hippo
大会于393年决定新约27卷。

6.第三届迦太基会议
397年,在非洲迦太基城召开,由奥古斯丁主持。会议正式批准现在的新约为正典。耶柔米及奥古斯丁二人影响最大。亚他拿修的正典地位被承认了。他们同时也公认旧约正典。此后,罗马及基督教对27卷再没有疑问,都认可了。这实在是教会接纳了圣灵所默示的圣经。

7.东方教会起初只承认22卷(不包括彼得前后书、犹大书、约翰贰叁书和启示录),直到主后692年在君士坦丁大会中,东方教会才正式认可亚他拿修所提出来的圣经目录,公开宣布新约27卷为正典了。

七、正典的发现

1.旧约正典只在以色列国发现。
2.最先发现的新约经典
在巴勒斯坦有马太福音、雅各书、希伯来书(?)。
在小亚细亚有约翰福音、加拉太书、以弗所书、哥林多前后书、提摩太前后书、腓利门书、彼得前后书、约翰壹弍叁书、犹大书和启示录。
在希腊国有哥林多前后书、腓利门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路加福音(?)。
在革哩底有提多书。
在罗马有马可福音、使徒行传与罗马书。
各地相离很远,当时交通不便,教会又受逼迫,所以搜集比较参差。
3.近年来发现了死海古卷(是主后225年前的抄本)
死海古卷包括了全部旧约正典。除了历代志、以斯帖记和雅歌外,所有旧约书卷都在其中。在500卷中,约有175卷是圣经。特别是以赛亚书和我们现在的以赛亚书完全是一样的。这就对圣经的可靠有了很大的证据了。

第二章 圣经的抄译

读经:诗篇119:9-12,60,67,89,97,105,130,140,147-148。
我们曾经谈过圣经的真实性,我们应当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前面我们也谈过圣经
的形成——圣经的来源,我们就更当相信圣经是神的话,绝不应存有半点怀疑。
但是,有些人认为圣经中有所谓“互相出入”、“互相矛盾”就对圣经的真实性有所怀
疑。我们知道圣经都是神的话,绝对没有矛盾和错误的。
当圣经的各卷写成之后,有许多人就把原稿抄下来。过了许久,原稿已遗失了。后来译
圣经的人只得根据各抄本(称“古卷”)翻译圣经。其实所谓原文,是指各抄本(古卷
),真正的原文已丢失了。
原稿没有错,但抄本就会抄错。当译圣经的人发现有不妥的地方,就把各古卷拿来互相
对照,取其中较好的、或多数古卷所抄的。但为了慎重起见,就附有小字“有古卷作…
…”。古卷会抄错,但原稿是绝对没有错的。

一、原稿
原稿,就是最先写成的。例如摩西写旧约头5卷,他亲手写的是原稿,其他人抄写的只
是抄本(古卷)。原稿是用什么纸和什么笔来写的呢?让我们先谈谈这些。
1.古时中东写字写书所用的纸,最普遍的有三种
第一种是蒲草纸Papyrus(英文“纸”字paper是从这字来的):蒲草纸又叫纸草纸,这
是埃及水生植物芦苇,把它分成长条,一横一直,浸湿后,涂以胶质,压成纸张,然后
锤打晒干,再用象牙或甲壳磨滑。但这些纸不耐用,若在埃及干燥地带还可以用长一些
时间。
第二种是皮纸parchment:出自小亚细亚的别迦摩Pergamum山羊、绵羊和羚羊的皮,先把
羊毛剃净,成了2世纪书籍所用的款式Codex. 还有一种牛皮纸,是4世纪一种最精细的
犊皮纸Vollum,取代了纸草纸。牛皮纸常是染上了紫色,然后写上金色或银色的字。
皮纸可制成卷轴,就是平常所说的“皮卷”,把皮卷制成书籍。每卷长约10米,宽1米
,但不是羊皮卷的样式,而是近代书籍的样式。
第三种是陶器碎片:这是最便宜的,面积窄长,只能作收据或便条等用。
2.他们所用的笔
空心芦管和竹籖;有的用铁、骨、木等。一字字连写间隔,完全用大字母,所以常混淆
使人误解。
3.他们所用的墨水
是用炭、胶及水合制而成的。
4.圣经原稿
直到现在还未发现一本新约或旧约的原稿,原因是由于蒲纸容易潮湿而霉烂。所以许多
人见抄本好而不重原稿了。

二、古卷(抄本)
我们平时说“原文”,其实不是指“原稿”,因为原稿都已失掉了。
现在旧约的原文是希伯来文、新约的原文是希腊文,都是其他人从原稿抄来的,正确的
说法是“古卷”或“抄本”。
抄本会有抄错,但原稿绝对没有错。还有些抄本因为年代久了就再抄,这就更容易抄错
。不过,主要的真理都没有抄错。

1.旧约抄本
旧约抄本不多,但新约抄本就比旧约抄本多得多了。
(1)会堂用的卷轴抄本只有3种:
① 摩西五经:是律法书,自成一卷。
② 先知书选录。
③ 弥纪录Megilloth(卷轴意)有5卷:雅歌(在逾越节诵读)、路得记(在五旬节诵读
)、哀歌(在5月诵读)、传道书(在住棚节诵读)、以斯帖记(在普珥节诵读)。
他们抄写是很慎重的;抄完之后校对时,若发现一页中有4个错字,就作废,必须重抄。
若一卷用的时间太久,就把它藏在木室里。
(2)私人抄本:
除了会堂用的抄本外,还有许多人抄录原稿。当抄完就很慎重地制成书。许多抄本还插
入花字和图画,但很少人把全部旧约抄完。圣彼得堡本是最古标有年的抄本(公元916
年),这是一本后先知书。最古的全旧约抄本是斐科威赤抄本(公元1010年)。
几百本抄本,都找不出什么重大的矛盾。

2.新约抄本
新约原稿全部已失掉了,只有抄本。近代发现留到现在的是犊皮纸写成的。15世纪印刷
术发明之后,制作抄本的工作才停下来了。现在所存的抄本(包括部份的)约有5500本
,都是2-15世纪抄成的,比任何其它古书抄本多几倍。荷马著作,在1300年就已经没
有一本是完整的。黑格达特Herodotus的著作到 1000年间已残缺不全了。
(1)蒲纸抄本The Papyri:于1895年在埃及中部发现的。有些是放在特别制造干燥防腐
的箱子里和药制防腐鳄鱼的身体里面的。有3寸半长、2寸半宽的残篇,包括约翰 18:31
-38,有人用碳14试验,知道是公元125年写成的。1930年发现全圣经上的蒲纸190页,
多半是被撕破的。其它的都是犊皮纸抄本。
(2)大楷抄本Uncials:又叫“正楷书”,全部是用大字母写的,是4-15世纪完成的。
共有70多种,而新约全部只有4种,价值较高。尤其头3种(梵蒂冈古卷、西乃古卷和亚
力山大古卷)是翻译新约圣经的根据。
① 梵蒂冈古卷Codex Vaticanas
这是最古最名贵的皮纸新约抄本,完成于公元325年。1481年存放在罗马梵蒂冈图书馆
里。但其中的教牧书信(提前、提后、提多书)已经遗失了。提辛多夫 Tischendorf认
为这与西乃古卷同是两人的手笔,大概是君士坦丁王所委派50位抄录员的两位。这是最
可靠的抄本。抄写日期约于原作之后250年内,即公元330年。
② 西乃古卷Codex Sinaiticus
1844年,德国学者提辛多夫在西乃山脚附近圣加他林St. Catherine修道院内发现。他
看见一个装满枯树叶而燃烧的篮内有希腊羊皮卷,这就是希腊文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 他立即捡出来保存着,一共只有43页。1859年,他得俄国沙皇的支持,他再到该修道
院。他与院中主持的管家论及这古卷。管家给他一个红布包,里面都是新约抄本,正好
接上第43页。另有旧约不全的抄本和旁经。共有旧约199页,及全新约,并巴拿巴书信
与何马牧人书一部148页,共347页。那些张页有1尺 3寸长和1尺1寸半阔。在原稿完成
250年后完成的,时为公元330年。后来帝俄得了这古卷,保存在圣彼得堡皇家图书馆里
,直到1933年12月24日转售给英国博物馆,计51万美元(10万英镑)。这是有史以来最
贵的一部书。最初的43页仍存于德国的莱比锡大学图书馆里。只有这古卷是包括全部新
约的,计 147页。
③ 亚力山大古卷Codex Alexandrinus
约于公元450年在埃及写成的。1708年送给亚力山大族长(埃及的亚力山大港因此得名
),直到1757年被送到英国博物馆。这古卷几乎是全本完整的圣经,还附有革利免书信
与所罗门诗篇。
较早出版的希腊文圣经,多数是根据这本古卷的。
请紧记:新约圣经的翻译多数是根据以上3种古卷:梵蒂冈古卷、西乃古卷和亚力山大古
卷。
④ 以法莲抄本Codex Ephraemir Scriptus
这是5世纪的产物。12世纪,有人洗去原有的经文,另录叙利亚教会的教父以法莲所作
的劝世文38篇。后来提辛多夫从另外抄本把被洗去的原有经文找出来,于1843年发表。
这古卷占新约5/8,现在存于巴黎。
⑤ 其它较为重要的抄本
伯撒抄本Codex Bezae Cantabrigiensis,写于6世纪,只有福音书与科学,现存于剑桥
大学。
希拉与拉丁合壁的青山抄本Claromontanus.
华盛顿抄本Washingtoniamus:4世纪的产物,只有福音书。1906年发现于埃及,现存于
华盛顿的施密生尼安图书馆里。
(3)小楷抄本Cursives:草楷书和小草楷连写,与希腊文印本的书法相同。这是10-14
世纪的产物。小楷本比大楷本多得多,约有2300种,其中50种有全部新约。多半用皮纸
,少部分用蒲纸。

3.抄写圣经
各种译本的抄本,数目超过20000到25000本。
有人照原稿抄,有人照别人抄的再抄,有人只记录别的口述,所以有时是会听错抄错的。
后来有许多专家把许多抄本互相校对,以获得原文的正确翻译。如果几卷的用字有不同
时,他们就选取主要的一卷所用的字,或取多数抄本的用字。不过,这会有错用,所以
注有小字“有古卷作”。例如马太福音19:16至17节:“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夫子
(有古卷作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
以善事问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有古卷作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以外没有一
个良善的),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 ’。”再看23:13-14节:“……(有古
卷在此有14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
作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还有马太6:27节:“……(或作使身量多
一肘呢?)”约壹3:9节:“……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他心里……。”

4.抄本的发现
旧约的抄本只能在以色列国里被发现,但新约的抄本就不只在以色列国,还在很多国家
里都能被发现。

5.抄写
抄写古卷的人是怎样抄写的呢?
(1)他们必须用洁净的牲畜皮来抄写圣经。
(2)每一段不能少于48行,或多于60行。
(3)必须用黑墨水来抄,而且是要用特制的墨水来抄。
(4)文士必须有一份纯正的抄本,抄写之前必须将每一个字大声读出。
(5)抄写前,必须先恭敬地把笔洗干净;当写到“耶和华”几个字之前,就必须沐浴一
次。
(6)一张皮卷若有一个错字,这皮卷就要作废;一张皮卷若发现有3个错误,整本古卷
就要作废。
(7)若抄漏了一个字母,或加多一个字母,或两个字母黏在一起时,这抄本就要作废
,而且要立刻毁灭。
(8)古时拉比严告每个青年,要小心作属天工作;他们也对文士说,抄写时,即使有君
王进来和你说话,你也必须继续抄写,而不需要理会这君王,以免造成错误。

6.分段、分章、分节
(1)分段:
第一次586年,五经分为154段。50年后又分为54部分及669小段。
(2)分章:
现在的圣经共1189章,最长一章是诗119篇,最短一章是诗117篇。希腊人在公元250年
开始分章。最古的分章应是公元350年左右,注在梵蒂冈古卷边上,后来更改了。现在
圣经的分章是英国大主教司提反• 兰顿Stephen Langton在1227(或1236)年分成的。
犹太人拉比在1330年采用了。
(3)分节:
现在的圣经共分31124节,旧约有23210节,新约有7914节。分节是从犹太人开始的。他
们在末一字之后划一条直线,然后再加直立的两点。初期是按字句、字母或数目为标记
,从中间空了一格。
第一次标准分节是在公元900年左右,是用数目字表明节数的。现在圣经的分节是巴黎
画家罗伯特•司提反Robert Stephen于1555年所印的武加大译本Vulgate开始的。
第一本分章分节的圣经是在1560年刊印的英文译本日内瓦圣经。
(4)字数:
按中文和合本圣经,共有96万9200多字(上帝版),93万1698字(神版)。希伯来文的
第一个字母阿拉法alpha,一共出现过4万2377次。

三、圣经的译本
现在全世界已经有1400多种文字和语言的圣经抄本。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亚伯兰(
后改为亚伯拉罕)原先是在迦勒底的吾珥(创11:27-28)。迦勒底就是巴比伦(耶38:
17-23)。神呼召他离开吾珥到迦南地,迦南地就是后来的以色列地(创12:1)。亚伯
兰离开本地,渡到那边。“渡到那边”就是希伯来的原意,所以他们称为希伯来人。后
来雅各改名叫以色列:“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
较力,都得了胜。’”(创 32:28)所以希伯来人又叫以色列人。他们的文字是希伯来
文,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新约主要是用希腊文写的。希腊是欧洲的一个国家,也曾一度是希腊帝国。希腊Greece
,希腊人Greek,但原文是“希利尼人”Hellen. 保罗把福音传到欧洲,最先是传给希
腊人听:“在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
助我们’。”(徒16:9)“马其顿 ”是希腊国的一个省。希腊不是以色列国,而是外
邦(外国),所以圣经把希腊人预表外邦人:“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加3
:28)后来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写的(但马太福音是用亚兰文写的)。
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是一种高深文化的结晶,有时是不容易翻译的。

1.旧约的译本
(1)七十译本Septuagint:
七十译本又称亚力山大译本,因为这是公元前285年在亚力山大城译成的。埃及王多利
买第二菲拉迪菲斯Ptolemy Ⅱ Philadelphus派人到耶路撒冷去见大祭司以利亚撒,求
取律法书及翻译能手。大祭司就从每个支派选出6人,共72人。王就派他们到法老岛居
住,限他们在72日内把旧约译完。所以这译本又叫《七十二士译本》。
据说他们受灵感,各自翻译,但各人所译的完全一样,一字不差。全书证明是犹太人所
译的并没有希腊哲学的色彩。但不久就失去了真相。
(2)他尔根译本Targum:
他尔根是亚兰字,即“注释”的意思。这是在犹太人不用希伯来文之后而译成的亚兰文
译本。不过没有一本他尔根译本是包括全旧约,每本都是部分的。
(3)别西大译本Peshitta:
又叫古叙利亚译本。公元150年间,伊得撒Edessa一带设立了教会。他们不懂希腊文,
所以需要基督教的犹太人给他们翻译。但这译本到公元350年才被人发现。
(4)武加大译本Latin Vulgate:
“ 武加大”是“普通”的意思,是教父耶柔米翻译的。他在382年奉召到罗马修改校订
拉丁文圣经。后来他到伯利恒学习希伯来文,他在那里住了15年(390-405年),译了
武加大译本。公元700年,它成为教会用的译本。他也译了多比雅和犹滴2卷次经,又从
意大拉本摘录其它7卷次经,共9卷作为附录。1546年,天主教在天特会议中通过武加大
译本连同9卷次经为罗马教的正典圣经。

2.新约译本,最古的有三
(1)叙利亚译本有两种:
① 库热顿译本Curetonian:英国人库热顿译于5世纪。
② 叙利亚西乃译本:只有新约的22卷。
(2)埃及译本:相传马可把福音传到埃及,后来由别人翻译成圣经。
(3)拉丁译本:这就是武加大译本。教皇达马苏Damasus于388年命耶柔米重新翻译。当
时受到许多人的攻击与反对,但渐渐就被人公认了。

3.英文译本
公元676年,有许多人开始先后把部分圣经译成英文。
(1)威克里夫Wyclif:1382年,他从拉丁文译本译成了第一本英文圣经,这全是手抄的。
(2)丁达尔Tyndale:1525年,他译得更准确。他后来在罗马被烧死了。
(3)日内瓦圣经:1560年,有一班逃到日内瓦的更正教学者,他们是根据丁达尔圣经来
翻译成的。
(4)会督圣经:1568年翻译,是为英国圣公会用的。
(5)钦定本:1611年,英王雅各召集了54位学者钦定重译圣经,通称为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 ( Authorized Version ).
(6)修正本:1901年,51位英国人和32位美国人,联合出版了《英美修正本》Anglo
Americon Revision. 这是根据钦定本来修译的。通常称为《美国标准修订本圣经》
(7)伯克来译本Berkeley Version.
(8)达秘圣经新译本:达秘J. N. Darby是英国弟兄会的创办人。他根据原文重新翻译
圣经。
近来还有很多新译本陆续出版。

4.中文译本
(1)景教的传入:635-650年涅斯多留(基督教派)在中国布道,宣教士阿罗本到达长
安,“翻经书殿”可能是指新约的翻译。
(2)天主教第一个到中国传道的是当时任北京大主教孟高未诺•约翰John Monte
Corvino, 他当时翻译了一些圣经。
(3)马士曼译本Jeshua Marshman:中文最早的翻译是马士曼传教士于1823年5月译成的。
(4)马礼逊Morrison译本:他在1807年启程来中国,经12年的翻译,于1824年5月译成
圣经,比马士曼译本重要。
(5)委办译本:4个差会12位传教士用20年的时间,于1859年译完新约,1862年译完旧
约。
(6)文理委办译本:1852年在上海出版新约。
(7)土话译本:1857年出版南京话译本,以后又有广东话、宁波话、温州话、汕头话、
厦门话、客家话、福州话,还有蒙文、藏文、满文等译本。
(8)浅文理译本:是美国圣公会主教施约瑟译成的,在1902年发行。后来又编成新旧约
串珠圣经。
(9)和合本:1890年上海传教士会议,提议由各教派联合起来重译,大家同意成立和合
译本委员会,把委员分成三组,分别翻译文理本、文言本和官话本。
翻译时有争论,如用“上帝”或“神”,用“洗”或“浸”等,结果采用不同名词来印
圣经。20年后,于1919年出版《官话和合译本》,就是我们今天所用的圣经。

5.翻译、印刷、推销
“祂对我说:‘将这默示明明的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哈2:2)
(1)翻译:“将这默示明明的写”,可说是翻译。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各种不同语言的
翻译本达1400多种。
(2)印刷:“写在版上”,可说是印刷。
(3)推销:“使读的人容易读”,小字或作“随跑随读”。容易读,表明容易买。在英
国圣经公会于1804年成立之前,圣经是很昂贵的,而且很难买到。后来印刷推销,圣经
多印而且价廉。

6.其它
(1)圣经是“心书”:福州某人把“圣书”错读为“心书”,因他们的土音“圣”与“
心”读音相同。圣经确是医治人心灵的圣药。
(2)大英圣经公会在英文钦定圣经译本内印有:“若有发现一个错字,则予奖金以一镑
。”可见钦定本之校对精确,因为只有圣经是不可以加多或减少的:“我向一切听见这
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启22:18-19)

结 论
有许多人不知道圣经是怎样形成的。有些人甚至怀疑圣经是否神所默示的。当他们发现
圣经有些地方似乎有矛盾,就更存疑心了。
如果我们好好地把这小册子多读几遍,我们就会把疑惑消除,更笃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
的。
我们必须认识“正典”是从神来的。使徒后教父的作品,可以作为参考,但伪经就不是
从神来的。
中文圣经是从原文圣经翻译的,但翻译的过程,也把英文等译本作为参考。如果几种古
卷出现不同的句语的时候,译者就取较好的古卷,但后面附有小字“有古卷作”、“或
作”、“有古卷有”等,我们可以按上下文或圣经教义加以选用,以求正确的解释。
我们当切慕神的话语:“神啊,我的心切慕祢,如鹿切慕溪水。”(诗42:1)以色列
的夏天和秋天是旱季,各溪涧没有水。但神的恩典是长流的溪水。我们多读神的话,神
的话就如同溪水长流在我们的心里。——林献羔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日

 

http://ye-su.cn/love/linxiangao/%E5%9C%A3%E7%BB%8F%E7%9A%84%E5%BD%A2%E6%88%90.htm

圣经是什么?

问题:圣经是什么?

回答: “Bible”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和希腊语,意思是“书”,一个恰当的名字,因为圣经是所有人的书,一直都是。没有其他的书像它一样,它本身自成一类。

圣经由66个不同的书卷组成。其中有法律,比如利未记和申命记;历史,像以斯拉记和使徒行;诗歌,如诗篇和传道书;预言,如以赛亚书和启示录;传记,有马太福音,约翰福音;以及书信(正式的信件),比如提多书和希伯来书。

作者
约40个人类作者跨越了1500年写成圣经。这些人中有国王,渔民,神职人员,政府官员,农民,牧羊人,医生。这样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不可思议地同心协力围绕同一主题写成了一本书。

圣经的同一性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归根结底,它有一个作者,就是神自己。圣经是“神所默示”(提摩太后书3:16)。人类作者只是写下了神要他写的东西,结果正是完美和圣洁的神的道(诗篇12:6; 彼得后书1:21)。

分部
圣经分为两个主要部分:旧约和新约。简言之,旧约是一个民族的故事,而新约是一个人的故事。这个民族是神把这个人带来的方式。

旧约描述了以色列的建国和存续。神许诺借以色列叫全世界得福(创世纪12:2-3)。以色列一建立,神便在这个地方兴起一个家庭,通过他们来使所有人得福:大卫一家(诗篇89:3-4)。然后,从大卫家择一人,他会带来所承诺的福报(以赛亚书11:1-10)。

新约详细描述了所承诺的那个人的到来。他的名字是耶稣,他履行了旧约的预言,他过着完美的生活,成为救主而死,并从死里复活。

核心人物
耶稣在圣经全书的中心人物 — 整部书都是关于他的。旧约预言他的到来,并为他的到来设置了舞台。新约描述了他的到来和他为拯救我们这个罪恶世界而做的事工。

耶稣不仅仅是一个历史人物;事实上,他远不止是一个人。 他在肉身上是神,他的到来是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神让自己成为人,为的是让我们清楚地知道他是谁。神什么样?他像耶稣;耶稣是人形的神(约翰福音1:14,14:9)。

总结
神创造了人类并把他们放在一个完美的世界中;然而,人类背叛了神,违背了神的意愿。因为罪,神诅咒世界,但立即启动一个计划来使人性和所有原来的创造恢复荣耀。

作为救赎计划的一部分,神叫亚伯拉罕出巴比伦进入迦南(约公元前2000年)。神应许亚伯拉罕,他的儿子以撒,和他的孙子雅各(也叫以色列),他会通过他们的一个后裔使全世界得福。以色列人从迦南移居埃及,在那里他们成长为一个民族。

大约在公元前1400年,神引领以色列的子孙在摩西的指挥下出埃及,并给了他们应许之地迦南,作为他们自己的土地。通过摩西,神给了以色列人律法并与他们立约。如果他们一直忠实于神,不跟随周边国家的神祗崇拜,他们就会繁荣。如果他们背弃神而崇拜别的神祗,神会摧毁他们的国家。

大约400年后,在大卫和他的儿子所罗门统治期间,以色列得以巩固,成为一个强国。神应许大卫和所罗门,他们的后代将成为一个永远的王。

所罗门统治之后,以色列国分裂。去向北方的十个部落被称为“以色列”,在神因神祗崇拜而审判他们之前,他们存在了大约200年。亚述约在公元前721年占领了以色列。南部的两个部落被称为“犹大”,他们的历史稍长,但最终他们也弃神而去。巴比伦大约在公元前600年俘虏了他们。

大约70年后,上帝仁慈地把被俘的人带回自己的土地上。首都耶路撒冷约在公元前444年被重建,以色列再次成为一个国家。至此,旧约结束。

新约随着耶稣基督在伯利恒诞生始于约400年后。耶稣是神许的亚伯拉罕和大卫的后裔,履行神救赎人类并恢复原始创造的计划。耶稣忠实地完成了他的工作 — 他为罪而死,并从死里复生。基督的死是基于与世界订立的新的盟约。所有信耶稣的将从罪中得救获永生。

复活之后,耶稣派他的门徒传播他的生活和他救恩的力量。耶稣的门徒四处奔走传播耶稣和救恩的好消息。他们走过小亚细亚,希腊和整个罗马帝国。新约以预言耶稣将返回来审判不信神的世界并从诅咒中解放万物结束。

ZT 怎样读经(林献羔)

 恩上加恩 2013年08月20日13:53:35 于 [彩虹之约]

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属灵前辈林献羔弟兄于2013年8月3日下午安息主怀,享年88岁。8月16日下午,林献羔弟兄安息礼拜在广州殡仪馆举行,全国各地的弟兄姐妹冒雨前来,先后有数千弟兄姐妹送别他们心目中亲爱慈祥的“林伯”。安息礼拜的主挽联上写着:
献上活祭为羔羊至死忠心,撇下所有侍奉主荣耀冠冕。
林献羔弟兄1924年10月4日出生在澳门一个牧师家庭,父亲是浸信会牧师,为他起名“献羔”,意为“献给羔羊基督”。他12岁在香港长洲受洗,18岁进入梧州建道圣经学院,1945年起在广州传道,1950年开始在广州大马站35号的家中聚会,传福音及牧养门徒。2000年迁至广州荣桂里15号聚会。
林献羔弟兄跟随及服事主超过70年。50年代,曾因持守信仰而遭拘捕,在狱中度过20年。父亲及妻子都在这期间相继离世。他在1978年出狱,继续在广州聚会点传道,广结福音果子,聚会人数达数千人。他还编写属灵书籍《灵音小丛》,至今已编写超过100册。
林献羔弟兄一生忠心侍主,历尽艰苦仍然坚持爱主,并有随时为主舍命的准备。他的生命见证,感动及激励无数中国基督徒。

下面摘录自林献羔《灵音小丛》第14册“读经一助”中的一段文章,以为记念。
怎样读经
读经的方法固然很多,但未必是“大众化”。现在我们试提出简单的方法给阅者参考:

1.按卷读

“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路2427)第一要注意的是:千万不可没有系统的读。灵修的时候,选读不是最好的办法,必须按卷读然后有收效。在别的时间,选读不是绝对不可以的。

2.先读新约

初读圣经的人切不可先读旧约。当熟读新约,然后再来读旧约。初读新约的人,最好先选马可福音与约翰福音,切不可先读马太福音。读完马可福音与约翰福音,然后读路加福音与马太福音,再由使徒行传读到启示录。把新约读完了,再读的时候,就可以按次序由马太福音直读到启示录了。读旧约,先读创世记、出埃及记、约书亚记、诗篇、箴言、但以理书,再读其它。

3.祷告

读经与祷告是相连的。单读经而不祷告不是神所喜悦的。在未读经之前,当有一个简短而有力的祷告,求神开自己的心眼,好来读神的话语。有人喜欢用诗篇119:18作读经前的短祷。要知道我们是站在圣地来朝见神,所以先要安静。当我们开始读的时候,也要用祷告的态度来读。圣经与别的书籍是不同的,我们当求作者解释,好使我们明白。如果我们求一位作家来解释他的著作给我们听,他是很乐意的。我们不是求神行什么特别的神迹,而是求祂开我们的心眼(路24:45)。这是一面读经一面祷告,意思是用祷告的态度来读经。当我们读完的时候,也要作一个简短的祷告,求神保守我们所得着的,并使我们有力量来实行。
4.知道

这是非常要紧的。许多人读完了,但他不知道他所读的是讲些什么。圣经是神的话语。撒但最怕我们祷告与读经,所以特别要搅扰我们,好夺去我们的思想。我们有时祷告了半个钟头,但思想早已游荡了。读经也是这样,读的时候思想游荡,读完还不知所说的是什么,真苦!读别的书籍就少有这样的难处。原来这是撒但的攻击,为要把我们的思想带走,所以我们要特别留心防备牠。我们每读完一章的时候,最低限度要知道字面所讲的是什么意思。

5.当思想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1:2,参119:97,弗1:8)我们需要圣灵的带领,但亦要思考所读的。神的话语,有难有易,神要我们想入佳境,进入属灵真理的里面。神可以直接向我们解明,但祂有时是要我们去思索的。祂摆些好东西在高处,要训练我们用代价来得着。有些骨头比较难吃,但味道特别好。“圣经骨头”似乎是没有味道,但当我们细嚼的时候,甘味就出来了。每当我们读到比较难懂的地方,我们是要停下来思索其中的意思,这是很有帮助的。

6.晨读

读经最好是在早晨。以色列人是在早晨拾取吗哪的(出16:21)。中午与晚上我们较为疲倦。清晨是最好的时光,我们当把这宝贵的时间奉献给神:“我趁天未亮呼求,我仰望了你的言语。”(诗119:147,143:8)我们最好把自己的圣经放在床头,但不要作枕首用。我们当早起祈祷与读经,最好习惯跪下读经与祷告。

7.每日读多少

如果要在一年内把圣经读一遍,每日就当读旧约两章,新约一章。但新约不多,如果把箴言、传道书、雅歌与新约合起来,就能均等了。至于星期日,就读旧约两章,另外3篇诗篇。不过,这个方法不易做到。
有事务在身的人,每日读一章就好了,第一年可以先读新约,星期一至五每早晨读一章。把这一章读三次或五次,胜过一日读三章而不知道所读的是什么。我们如果读完一段而不知道所讲的是什么,那就当停下来,把这一段再读一次或两次,直到把这一段能印在我们的里面,然后再读第二段。普通圣经的头上,或旁边,都注有每段的总意。最好我们先看看小题目,然后读内文。不过,圣经小题目未必是对的,因为这是人的分析 ,有时会错。圣经的标题多半是很好的,对查考圣经的人,有很大的帮助。当我们分段读完了,最要紧的是由头再读一遍。这样,我们对全章圣经就会很熟了。星期六不要读新约,可以把五日所读过的作一次总温习。这时,可以轻快地掠过。星期日最好选些经节来背诵。这样,一年就恰好把新约260章读完一遍了。新约与旧约同读。我们宁可只读新约,不可只读旧约。如果单读旧约(929章),就要花许多时间才能再读新约了。新约与旧约同读是在读完新约之后才开始的。星期一、三、五,每日读新约一章;二、四、六,每日读旧约一章;星期日温习六天所读过的,可以不必读新的。这样,六年的时间,就可以读完旧约一次,新约三次半。但我们如果觉得花的时间太长,就可以每日读新约一章,旧约一章 ,星期日温习。这样,3年就可以读完旧约一次,新约同时读完7次。以上的方法,可以按各人的时间自己选择,不要勉强,不要作难,但也不可以太原谅自己。

8.由字句进入灵意

神不会乱默示人写圣经,祂默示人写圣经是逐字默示的。我们应当注意圣经的用字。许多人说我们太注重圣经的字眼(捉字虱)。他们都喜欢用哥林多后书3:6“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来反对我们重看圣经的用字。但这节经文是指十戒说的,因它是刻在石版上的(林后3:7)。我们读律法的时候当然不能照字句来守,我们只当从中取出灵训。但我们也要注意圣灵为何这样或那样用字,只是不照旧约的字句去守就是了。

耶稣注意字句:“于是这话传在弟兄中间,说那门徒不死。其实耶稣不是说:‘他不死’,乃是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约21:22)门徒不留意耶稣的用字“若要”,就误会了祂的意思了。保罗亦注意字句:“所应许的原是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说的。神并不是说,“众子孙”,指着许多人;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加3:16)保罗读创世记的时候,很留意圣灵默示人写圣经的时候所用的字句。为什么我们读圣经不留意字句呢?

不过,我们不能“单”注重字句,因为这不是神最高的意思。许多人单注意字句;又有些人单注意灵意,而忽略了字句。我们应当由字句进入灵意。不注意用字,许多时候就会连灵意都错看了,读经的人当特别留意。

9.当注意与基督的关系

无论读哪一段经文,我们都当读出基督来,“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启1910原文)犹太人亦查考圣经(约539),“然而,你们‘不肯’到我(基督)这里来得生命。”(40节)

10.写记

读经的人当先预备笔和笔记簿,把最关键的章节记下。当你读出一些灵训的时候(属灵的教训),就记下来(但切不可勉强,以免成了重担)。耶稣所说的“明白”就是指灵训说的。圣经的历史书是特别多灵训的(太123)。你如果碰到难解的章节,最好记下来,日后就会从别一段经文得着很圆满的答复。我们应当把重点用红笔画线和加圈点,但不要画得太多。

11.人与书籍

许多人拒绝别人的带领,他们引约翰壹书227“并不用人教训你们”的话来拒绝人的帮助。如果这节经文是这样的意思,约翰也无须写信教训人了。约翰福音是圣灵默示他去写的,但圣灵现在仍用人来带领人。不过,人只能把“神的”教训对人讲说,如果有出于“人”的教训就不好了。我们不可不信任人,但亦不能尽信:“……甘心领受这道,天天查考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徒1711)我们相信保罗和西拉是讲真道的,但庇哩亚人不认识他们,他们虽然听见好的讲道,还是要查考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圣灵会给某些人以更多亮光,用人去解释圣经(林前1562123213)。不过,他不是用人的智慧,而是用“人”解经:“圣灵对腓利说:‘你去贴近那车走’。腓利就跑到太监那里,听见他念先知以赛亚的书,便问他说:‘你所念的,你明白吗?’他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徒82935)当我们读到难解的经文时,可以找别人给我们解释。除了藉人之外,神还用人写了不少的属灵书籍来帮助我们明白圣经。保罗虽然写了圣经,但他在将近离世的时候,在罗马的监房,他还是读书的(提后413)。圣经的注解也许不用,但属灵的书籍是需要的。不过,我们不能把书籍代替圣经,我们只能在空余的时候,把书籍作个辅助罢了。

12.当熟读的几卷

圣经各卷都是重要的, 我们应当熟读,但我们不能一下子做到。最好先选择几卷来读(当然不是指初信的人,而是指那些已经读过圣经一遍的人):约翰福音、罗马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启示录;创世记、出埃及记、诗篇、箴言、雅歌、但以理书、撒迦利亚书。新约五卷,旧约七卷,共十二卷,它们都是很重要的。

13.当熟读的120章

圣经计有1,189章,有些是我们必须熟读的。一个基督徒最低限度要知道这120章圣经是讲些什么,这是很重要的,这些篇章有:
旧约——创世记14章,12章,出埃及记12章,20章,利未记15章,16章,23章,民数记21章,申命记28 30章,约书亚记3章,7章,撒母耳记上12章,16章,撒母耳记下2章,412章,列王记上3章,68章,12章,18章,列王记下17章,2425章,历代志下10章,约伯记12章,42章,诗篇22篇,118119篇,122篇,137篇,箴言5章,78章,传道书12章,雅歌5章,以赛亚书11章,14章,53章,55章,58章,以西结书28章,37章,但以理书2章。
新约——马太福音12章,57章,13章,2328章,路加福音12章,15章,约3章,10章,13章,21章,徒12章,910章,15章,罗马书68章,哥林多前书59章,14章,哥林多后书3章,9章,12章,加拉太书35章,以弗所书4章,腓立比书3章,歌罗西书3章,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提摩太前书4章,提摩太后书3章,希伯来书7章,9章,11章,雅各书3章,彼得后书2 3章,约翰壹书4章,犹大书全卷,启示录1 3章,13章,19 22章。
我们如果能熟读这120章圣经,就连带许多的“要道”都明白了。

14.当背诵的“章”

多背诵是非常好的:“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诗119:11)“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西3:16)耶稣常背诵圣经,所以他能随口用圣经的话语抵挡撒但。如果我们能记住许多经句,神就会藉着我们所熟记的经句来启示我们。如果我们把经句藏在心里,就可以随时记忆起来以应用:“……又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每日背诵3节至5节是很适宜的。一章长的圣经,可以分开多几日来背。记忆力强的人就可以多背些,日日如是,一年就可以背很多了。记忆力弱的人,虽然背了又忘记,但也不可灰心,多些时间读就好了。我们虽然不全记得所背过的,但也可以随时回忆起来 。可惜有不少基督徒是不背诵圣经的。最少有40章圣经是我们需要背诵的:

诗篇1-2篇,8篇,15-16篇,19篇,23-24篇,27篇,32篇,34篇,45- 46篇,51篇,62篇,66篇,84篇,90- 91篇,100篇,103篇,117篇,121篇,133篇,148篇,150篇,以赛亚书53章。以上是旧约的。

马太福音5-7章,约翰福音14- 17章,罗马书8章,哥林多前书13章,15章,以弗所书4章,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提摩太前书4章,希伯来书11章等。以上是新约的。

15.当背诵的“节”

多背圣经是很好的,有460节经文是必须背诵的。现在分列如下,以便容易找到:
创世记3:15,50:20,出埃及记12:13,申命记6:4-9,约书亚记1:7-9,路得记1:16-17,撒母耳记上15:22-23,17:45,撒母耳记下7:22,以斯帖记4:14。约伯记1:21-22,42:5-6,诗篇37:1-8,73:1-3,25,119:9,11,18,67,71-72,105,130,139:23-24,145:18-19,箴言3:1-12,4:18,23,9:10,14:23,15:1,17,16:18,17:1,27,18:12,19:1,11,17,21:1-3,24:33-34,25:11,29:1,传道书1:2,14,10:1-2,12:1。以赛亚书1:18,9:6-7,40:6-8,31,41:13-14,49:15-16,52:13-15,55:6-11,57:20-21,58:1,11,59:1-2,耶利米书1:17-19,17:9-10,但以理书3:16-18,6:10,22,约珥书2:12-13,弥迦书6:8,哈巴谷书3:17-18,撒迦利亚书4:6。以上是旧约的。

马太福音10:28-33,37-38,11:28-30,22:21,马可福音10:45,路加福音18:8,19:10。约翰福音1:1,11-18,29,51,3:14-21,36,4:23-24,5:39-41,6:37,7:37-39,9:25,10:9-11,27-29,11:25,12:32,13:1,7,14-35,19:10-11,20:31。使徒行传1:8,2:1-4,4:12,20:24。罗马书1:16-17,5:8,6:1-14,12:1-2,9-21,哥林多前书2:1-5,3:10-17,6:1-11,19-20,9:24-27,10:12-13,15:23-24,哥林多后书4:7-10,16-18,5:7,20-21,6:1-2,14-18,7:1,10:4-6,11:1-4,14,12:9-10,加拉太书1:6-10,2:20,5:13-26,以弗所书1:7,13-14,2:1-10,5:1-21,6:10-18,腓立比书1:21,2:1-11,3:7-14,4:4-7,12-14,19,歌罗西书1:13-14,28,帖撒罗尼迦前书3:3,5:16-24,帖撒罗尼迦后书3:10,提摩太前书6:10,提摩太后书1:7,2:15,3:14-17,4:7-8,希伯来书4:12,12:1-3,11-14,13:8-9,15-16,雅各书1:19,22,26-27,3:17-18,4:14,彼得前书1:7,4:7-9,彼得后书1:4-8,20-21,约翰壹书1:5-10,2:15-17,犹20,24-25节。启示录2:10,3:15-22,12:11,19:5-8,21:1-7,22:12,16-21。以上是新约的。

基督教圣经的汉译历史 (赵晓阳)

圣经是基督教的经典,包括旧约和新约两大部分。旧约原是犹太教的经典,原文为希伯莱文,共有39卷。新约原为希腊文,包括福音书、使徒行传、使徒书信和启示录四个部分,共有27卷,是耶苏的门徒等着述的汇编。圣经在中国的翻译最早可推至唐朝。公元635年,东方基督教聂斯托利派传教士阿罗本从波斯抵达西安传教译经,据公元1625年在西安出土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所记,其中有「真经」、「
旧法」、「经留二十七部」和「翻经建寺」等语,証实在唐朝时已有翻译圣经,并有一部份译本出版与流传,但并非全译,译本亦已失传。元朝,天主教方济各会派传教士到中国传教,……
基督教圣经的汉译历史

赵晓阳 助理研究员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

圣经是基督教的经典,包括旧约和新约两大部分。旧约原是犹太教的经典,
原文为希伯莱文,共有39卷。新约原为希腊文,包括福音书、使徒行传、使徒书信和
启示录四个部分,共有27卷,是耶稣的门徒等着述的汇编。圣经在中国的翻译最早可
推至唐朝。公元635年,东方基督教聂斯托利派传教士阿罗本从波斯抵达西安传教译
经,据公元1625年在西安出土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所记,其中有「真经」、「
旧法」、「经留二十七部」和「翻经建寺」等语,証实在唐朝时已有翻译圣经,并有
一部份译本出版与流传,但并非全译,译本亦已失传。元朝,天主教方济各会派传教
士到中国传教,科维诺主教於1305年1月8日从北京寄给罗马教皇的信中提到,「现在
我已将全部新约和诗篇译成中文,并请人用最优美书法抄写完毕。」 但未见流传。
明末清初,天主教传教士入中国传教,未见圣经中文译本出版,只是在他们
的中文着作和供信徒诵读的问答中引用了一部份经文。约在1700年,法国天主教传教
士巴设(Jean Basset)曾翻译四福音书、使徒行传和保罗书信。1739年由英国人霍
奇森带到伦敦,存於英国伦敦博物馆,但是否为巴设所译,尚待考証。18世纪末,法
国耶稣会传教士贺清泰(Louis de Poirot,1735-1814)才陆续将圣经从拉丁文译
为官话,章节与拉丁文圣经不同,且没有全部翻译, 未刊行,亦未得流传。

圣经在中国的翻译,从语言角度可分为汉语和少数民族语言两大类。汉语译
本从语体角度可以分为三类:一、文言译本,即深文理译本(High Wen Li Version
);二、半文半白译本,即浅文理译本(Easy Wen Li Version,Sample Wenli Version
);三、口语体译本,包括官话译本(Mandarin Version)、又称白话文译本和方言
译本(Colloguial Version)、又称土白译本。从文字角度包括汉字译本、国语注音
字母译本、由传教士创造的教会方言罗马字译本、王照注音字母本及中外文对照本。
此外,还印刷过盲文版汉语圣经。就版本而言,有单卷本、多卷本、新约全书、旧约
全书、新约附诗篇、新旧约全书等,总数达千种以上。仅以在中国影响最大、出版销
售各种版本圣经是美华圣经会(American Bible Society)、 大英圣书公会(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 和苏格兰圣经会(National Bible Society of Scotland
) 计算,从1814年至1934年共销售2亿2千5百万册; 1814年至1950年销售2亿7千万
册。 本文旨在通过对基督教新教对圣经汉译历史和特点的梳理,勾勒出圣经在中国
的流布过程,并分类介绍哈佛燕京图书馆收藏的中文基督教圣经,不涉及少数民族语
言圣经译本。

圣经的汉译以及众多译本的出现,是基督教在华传播史和中西文化交流史上
十分值得注意的现象,学者们也进行了一定的研究,有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
本小史》(1944年);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1968年);马敏《马希曼、拉沙与
早期的圣经中译》(《历史研究》1998年第4期);吴义雄《译名之争与早期圣经的
中译》(《近代史研究》2000年第2期)。

深文理译本

1.马士曼译本
(Marshmans Version)
19世纪初年,基督教新教传教士开始将圣经翻译成中文,最早将圣经翻译为
「深文理」的是在印度传教的英国浸礼会传教士马士曼(John Marshman)。他在出
生於澳门的亚美尼亚人拉沙(Joannes Lassar)的协助下开始翻译圣经,1810年出版
马太福音、马可福音,1811年出版新约,1822年在印度塞兰坡(Serampore)出版圣
经全书,称《新旧遗诏全书》, 史称「马士曼译本」。

2.马礼逊译本
(Morrisons Version)
1807年9月7日,第一位到中国的新教传教士、英国伦敦会的马礼逊(Robert
Morrison)抵达广州,1808年根据伦敦会的指示开始翻译圣经,并参考了巴设译本
。 1810年他在广州先将修改及重译的使徒行传付梓,1811年及1812年先后出版了路
加福音(出版名《圣路加氏传福音书》)和约翰福音。1813年新约圣经全部译成,1814
年在广州出版。这时英国传教士米怜(William Milne)也来到广州,他们合作翻译
旧约,米怜翻译了申命记、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记、历代志、以斯拉
记、尼希米记、以斯帖记、约伯记等,均在马礼逊审查之下译成。1819年11月25日旧
约翻译完成,1823年在麻剌甲(即马六甲)出版中文圣经全译本, 取名《神天圣书
》,线装本,21卷,史称「马礼逊译本」。

中国新教译经史上着名的「二马译本」都不同程度地参照了天主教的巴设译
本,但是各自独立翻译的。他们均将God译为「神」,Holy Spirit译为「圣神风」,
但Baptism,马士曼译为「蘸」,马礼逊译为「洗」。就出版后影响而言,马礼逊译
本明显大於马士曼译本,被来华各教派传教士参考、採用,这与马礼逊在新教在华
教史上的地位有关,而马士曼译本则主要受到浸礼会的传教士採用、参考。

3.郭实腊译本
(Medhursts Version)
1840年,马礼逊的儿子马儒翰(John Robert Morrison)、英国传教士麦都
思(Walter H. Medhurst)、美国传教士裨治文(E. C. Bridgman)和德国传教士郭
实腊(K. F. A. Gutzlaff)合作修订的圣经中文译本问世,即《郭实腊译本》。新
约大部分由麦都思翻译,於1835年完成,1836年由麦都思作最后订正,1837年在巴塔
维亚(Batavia,今雅加达)出版,名为《新遗诏书》,共计325页,石印本。在以后
十多年中,它一直是圣经主要译本,并多次重印。 旧约大部分为郭实腊所译,初版
好像在1838年或1840年,计665页。后来郭实腊将麦都思的新约修改出版,名为《救
世主耶稣新遗诏书》,於1840年在香港出版。

这部新约曾为太平天国所採用,并作了许多删改,在太平军辖区流传甚广。
太平天国初期用的是郭实腊本新约全书,定名为《救主耶稣新遗诏书》。1853年太平
天国定都南京后,又出版了该译本部份旧约。

4.委办译本(或代表译本)
(Delegates Version)
《南京条约》使在五口通商地区传教合法化,为基督教传播开闢了新局面
,英美传教士再次感到翻译圣经的重要性和必要性。1843年8月22日至9月4日在香港
开会,形成了几个差会组成的「委办译本委员会」,包括裨治文、卢维(Walter Macon
Lowrie)、文惠廉(William Jones Boone)、施敦力(John Stronach)、克陛存
(Michael Simpson Culbertson)、理雅各(James Legge)、麦都思及米怜之子美
魏茶(William Charles Milne)等十二人。

翻译过程中,「委员会」发生了译名争执, 一是对宇宙主宰God究竟应该译
为「神」或「上帝」无法一致;二是浸礼会和其它差会对Baptism如何汉译有不同意
见。天主教已解决了这个问题,16世纪来华的耶稣会士一致同意採用《史记封禅书》
中所载「八神,一曰天主,祠天齐」的「天主」一词代表宇宙主宰,1704年获得教皇
克莱门特十一世正式批准。 新教一律不採用「天主」,对究竟採用「上帝」或「神
」则长期争论不休,直到20世纪二十年代新教还认为God的译法一直是使人大伤脑筋
的问题。 1920年出版的圣经译本中,「上帝」佔绝大多数,文言文译本中,译为「
上帝」佔98,「神」仅佔2;白话译本中,译为「上帝」佔89,「神」佔11。

面对争执不休的局面,首先退出翻译委员会的是浸信会传教士,接着公理会
传教士也退出。留下的麦都思和理雅各在1852年出版了新约全书,1853年旧约亦告完
成,1854年大英圣书公会出版旧约全书,即「委办译本」或「代表译本」,译God为
上帝。因有中国学者王韬参加,翻译文笔比以前都「大见进步」,但也出现了「重要
的缺点」,「有时候为顾全文体起见竟至牺牲了原文正确的意义,其中所有的名辞多
近於中国哲学上的说法,而少合基督教教义的见解。」

5.裨治文译本
(Bridgmans Version)
美国圣书公会支持用「神」来表示宇宙主宰,资助退出委员会的裨治文和克
陛存完成了以「神」「圣灵」为译名的圣经翻译,1859年出版新约圣经。它在许多地
方採用了1852年出版的麦都思等翻译的新约,「只有书信是例外」。 1862年美国圣
书公会出版旧约全书,分四卷,共1002页;1864年出版新旧约全书,即「裨治文译本
」。它「在文笔上不及『代表译本』,而在译笔忠实,切近原文的一点上定然胜过前
译本。」

6.高德译本
(Goddards Version)
马礼逊将Baptism翻译为「洗」,为大部分传教士接受;马士曼译为「蘸」
,则为浸礼会採用。浸礼会传教士因不赞成将Baptism译为「洗」,工作刚开始时就
退出了翻译委员会,长时间延用马士曼译本。1848年浸礼会从泰国曼谷请来了美国浸
礼会真神堂传教士高德(Josiah Goddard),准备对马士曼译本进行修订。高德从新
约开始翻译,各书均随时分卷出版:1851年在宁波出版马太福音,计32页;1852年在
上海出版约翰福音,计28页;1852年在宁波合并出版四福音书和使徒行传,计145页
;1853年在宁波由美国浸礼会真神堂出版新约全书,计251页。新约全书发行多次,
后经罗梯尔(Edward Clemens Lord)修改,於1883年在上海再版。

高德原想修订全部圣经,但因健康问题未能完成。旧约部分只译了创世记(
1850年在宁波出版)、出埃及记、利未记等卷。其它都由罗梯尔和怜为仁(William
Dean)翻译,1866年在香港出版旧约全书,1868年出版《圣经新旧遗诏全书》, 称
「高德译本」。

浅文理译本

「浅文理」指较通俗的半文半白的汉语,它与深文理的区别,「颇难界说」
,总之是更浅显易懂。这是圣经翻译方面的重要进步,毕竟只有非常少的人才能阅读
深文理译本,浅文理本的出版为广布福音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1.杨格非译本
(Griffith John Version)
最先将新约译成浅文理的是英国传教士杨格非(Griffith John),他於1883
年出版了马可福音和马太福音,1885年出版新约全书 (一说1889年, 一说1886年)
, 1889年重订。1889年创世纪、出埃及记,1898年赞美诗歌、箴言篇。 所用底本为
公认经文(Textus Receptus),同时参考了其它译本。1905年出版了杨格非的旧约
译本,仅译至所罗门的雅歌为止。他所翻译的各种圣经均由汉口的苏格兰圣书会印行

2.包约翰、白汉理译本
(Burdon and Blodget Version)
在北京的英国传教士包约翰(John S. Burdon)与白汉理(Henry Blodget
)也进行了浅文理圣经翻译工作。包约翰几乎独自翻译四福音书,1887年由他个人出
版1889年出版他们合译的新约全书;但完成新旧约全书浅文理本的则是施约瑟。
3.施约瑟浅文理译本
(Schereschewsky Wenli Version)
施约瑟(S. L. Schereschewsky)是犹太人,熟悉希伯莱文,汉语造诣亦很
高,1862年来北京不久就开始了他着名的圣经翻译工作。他先将圣经翻译成官话,然
后再译为浅文理。1881年患病瘫痪,1886年回美国休养期间,一面修订他的官话新旧
约圣经,一面靠两手尚能活动的各一只手指,在打字机上以罗马拼音逐字译出浅文理
新旧约全书,历时7年。1895年他再次回到上海,用2年时间将拼音译稿写成汉语,1902
年由美华圣经会印行,施约瑟自谑为「二指译本」。

官话译本

官话分南方官话(南京官话)、北方官话(北京官话)二类。随着时间的推
移和白话文运动的开展,圣经官话译本完全代替了圣经文理译本。

1.南京官话本(Nanking Colloquial Version)
第一部南京官话新约全书是由英国传教士麦都思和施敦力(John Stronach
)完成的,他们请位南京人当助手,将「委办本」译成南京官话, 但只有新约全书
,出版於1857年。

2.北京官话本(Peking Colloquial Version)
1860年《天津条约》后,外国传教士可以进入北京。1861年成立了北京译经
委员会,由艾约瑟(Joseph Edkins)、丁韪良(W. A. P. Martin)、施约瑟、包约
翰、白汉理等5人组成。第一部北京官话本是丁韪良译的约翰福音,1864年由美华圣
经会在上海出版,共22页。第一部北京官话本的新约全书的出版日期有多种说法,一
说1866年, 一说1867年, 一说是1870年, 但对1872年出版修订版没有争议。期间
对God的译名又出现不同意见,包约翰力主译为「天主」,其他或主张译为「上帝」
,或主张译为「神」。1872年修订本出版时,出现了三种不同译名的版本,大英圣书
公会出版「上帝」版及「天主」版,美华圣经会仅出「神」版。这个新约版本取得了
巨大成功,「夺取了文理圣经的地位,风靡半国,....,直至1907年和合译本出
版。」 依据这个版本,后来还多次印刷,1897年苏格兰圣经会出版了附地图的新约
;1885年美华圣经会出版英汉对照本,1897年大英圣书公会出版了串珠本。

1874年 (一说1868年), 施约瑟独立完成的北京官话《旧约全书》由美华
圣经会出版,他採用了「天主」,但有的版本也有印成「上帝」或「神」。此版本价
值极高,不但忠实原文,而且译文流畅。1878年大英圣书公会将北京官话新约和施约
瑟的旧约合并出版了圣经全书,「曾通行全中国达四十余年之久」。

和合译本

和合译本(Union Version)圣经包括深文理、浅文理和官话三种译本,为
避免混淆,现统一叙述。

1890年5月7日至20日在华基督教传教士在上海举行各个宗派都参加的第二次
全国会议,决议由新教各宗派联合组成翻译班子,以英文修正译本(English Revised
Version)为底本,提出了「圣经唯一,译本则三」(One Bible in Three Version
)的原则, 即深文理、浅文理和官话三种译本,各出一本大家都认同的「和合译本
」,由美华圣经会、大英圣书公会和苏格兰圣经会分别按比例承担费用,会上选出3
个执行委员会,各5名委员分头进行工作。

1.深文理和合译本
(Union Wenli Version)
深文理译本由湛约翰(John Chalmers)、艾约瑟、惠志道(John Wherry)
、谢卫楼(Devello Zelotos Shelffield)、沙伯(M.Schaub)负责。1906年出版新
约全书。

2.浅文理和合译本(Union Easy
Wenli Version)
浅文理译本由白汉理、包约翰、纪好弼(R. H. Graves)、叶道胜(J.Gensauml
;hr)和汲约翰(J. C. Gibson)负责,1904年出版新约全书。1907年基督教传入中
国百年纪念大会上,传教士们意识到随着报刊、杂志和新式教育的改革,浅文理正逐
渐成为社会最广泛使用的语言。 后来深文理和浅文理两个执行委员会合并,选出5人
共译旧约;1919年出版了文理和合译本新旧约全书,比官话和合译本的出版迟一个月

3.官话和合译本
(Union Mandarin Version)
官话译本由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富善(Chauncey Goodrich
)、鲍康宁(Federick William Baller)、文书田(George Owen)和鲁伊士(Spence
Lewis)负责。1906年出版新约,1919年出版圣经全书。译Holy Spirit为「圣灵」
,God则有「神」与「上帝」两种版本。官话和合译本是中国新教沿用至今的圣经版
本,其它两种和合本都已停止使用。在官话新旧约全部译成之前,其它各卷均随时译
成出版,使徒行传在上海由大英圣书公会、美华圣经会、苏格兰圣经会出版;1900年
出版马可福音和约翰福音;1903年罗马书、哥林多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
书;1904年歌罗西书、怗撒罗尼迦书、希伯来书;1905年提摩太前书、提多书、腓利
门书、雅各书、彼得书、约翰书、犹大书和启示录;1907年新约全书;在1919年前出
版了摩西五经、约伯记、诗篇。

方言译本

中国是个多方言国家,差距之大,不能互通,圣经方言译本乃应运而生,大
致可分为吴方言、闽方言、客家方言、粤方言和赣方言五大类。属於吴方言的有上海
土白、宁波土白、苏州土白、杭州土白、金华土白、台州土白、温州土白;属於闽方
言的有福州土白、厦门土白、汕头土白、兴化土白、建阳土白、邵武土白、海南土白
;属於粤方言的有广州土白;属於赣方言的有建宁土白。

1.上海土白译本(Shanghai Colloquial Version)

上海土白译本有汉字译本和罗马字译本两种。

最早的上海土白译本是1847年麦都思在上海出版的约翰福音书,共90页,它
也是第一本圣经方言汉字译本。1848年米怜翻译马太福音完成,1850年在宁波出版,
经修订6年后重印。1870年美华圣经会出版了主要由美华圣经会翻译的新约全书汉字
全译本,1881年由汤姆生(E. H. Thomson)、范约翰(John Marshall Willoughby
Farnbam)和蓝柏(J. W. Lambuth)修订。

1853年在伦敦由个人出版了伦敦Kings College的中文教授苏谋斯(James
Summers)编辑的约翰福音的上海土白罗马字本。1864年出版了文书田的马可福音、
约翰福音和罗马书的汉字本和罗马字本,吉牧师(Clevenland Keith)的新约全书罗
马字本。1859年美华圣经会出版路加福音,1871年新约,1861年埃及记,1896年马太
福音修订版出版, 均为罗马字本。

1854年出版了文惠廉(William Jones Boone)和吉牧师的旧约中的创世记
;慕维廉(William Muirhead)1882年也译成了诗篇。

1908年美华圣经会出版圣经全书和合本的上海土白译本,由潘慎文(Alvin
Pierson Parker)、惠雅各(James Ware)、范约翰(John Marshall Willoughby
Farnbam)、汤姆生(Archdeacon Thomson)、戴维思(D.H.Davis)、包克私(Ernest
Box)、薛思培(John Alfred Silsby)共同翻译。

2.宁波土白译本
(Ningpo Colloquial Version)

宁波土白译本有汉字译本和罗马字译本两种,除新约中少数几卷为汉字外,
其余都是罗马字译本。

最早的宁波土白译本是1852年在宁波由美华圣经会出版的路加福音,由禄赐
悦理(William Armstrong Russell)和麦嘉缔(Divie Bethune McCartee)翻译,
也是第一本圣经方言罗马字本。1861年出版的新约圣经仅缺启示录。1865年在伦敦出
版了戴德生(J. Hudson Taylor)翻译并注释的四福音书和使徒行传。1868年出版新
约全书,由禄赐悦理、麦嘉缔、丁韪良和蓝牧师(Henry Van Vlek Rankin)翻译,
1887年修订后重印。1884年美英传教士组成委员会修订新约,后因对译文语体有分歧
,只有霍约瑟(Joseph Charles Hoare)、贝茨(J. Bates)和阚斐迪(Frederic
Galpin)参加修订,1889年由大英圣书公会出版修订本。1898年刊印了高德和霍约瑟
修订的新约,被认为是宁波土白的和合译本。

旧约翻译也同时进行,1843年至1846年间宁波刊行了蓝牧师的创世纪及出
埃及记,高德被请来翻译旧约的其它诸卷,至1899年译本告成,史密斯(J. N. B.
Smith)和慕华德(Walter Stephen Moule)校订并加串珠,1901年在上海由大英圣
书公会印行圣经全书罗马字本,对圣经汉译颇有研究的海恩波(Marshall Broomhall
)认为它是中国最早的完全串珠本。

3.苏州土白译本
(Soochow Colloquial Version)

苏州土白只有汉字译本。

1880年上海美华圣经会出版费启鸿(George F. Fitch)和潘慎文翻译的四
福音书和使徒行传,是苏州土白的最早译本。1908年美华圣经会出版圣经全书,由费
启鸿、潘慎文和戴维思(J. W. Davis)翻译。

4.杭州土白译本
(Hangchow Colloquial Version)

杭州土白有汉字译本和罗马字译本两种。

1877年出版於杭州的新约节译本,是最早的杭州土白译本,由英国的慕雅德
(Arthur Evans Moule)和他的妻子(E. A. Moule)翻译。1879年出版了由慕雅德
的哥哥慕稼谷(George Evans Moule)翻译的约翰福音。1880年出版马太福音罗马字
译本。

5.金华土白译本
(Kinhwa Colloquial Version)

金华土白译本只有1866年大英圣书公会在上海出版的约翰福音罗马字本,由
美国传教士秦贞(Horace Jenkins)翻译。

6.台州土白译本
(Taichow Colloquial Version)

台州土白全部是罗马字译本。
1880年出版的路惠理(W. D. Rudland)翻译的马太福音是最早的版本。1881
年出版新约全书;1897年大英圣书公会修订新约全书出版,1914年出版由路惠理翻译
、汤姆普(C. Thompon)完成的圣经全书。

7.温州土白译本
(Wenchow Colloquial Version)

温州土白只有罗马字译本。

最早的是1892年在上海由大英圣书公会出版的苏慧廉(W. E.Soothill)从
希腊原文翻译马太福音;1902年温州内地会出版苏慧廉的新约。

8.福州土白译本
(Foochow Colloquial Version)

福州土白有汉字、罗马字和国语注音字母三种译本。

最早的汉字译本是在1852年美华圣经会出版的怀德(Moses Clark White)
的马太福音。1854年出版弼来满(L. B. Peet)的创世纪、麦利和(Robert Samuel
Maclay)的约翰福音。1856年美华圣经会出版由弼来满、鲍德温(Cabeb Cook Baldwin
)、卢公明(Justus Doolittle)和麦利和的新约全书;同年大英圣书公会出版威尔
顿(W. Wellton)的新约。1888年美华圣经会出版旧约全书,由胡约翰(John Richard
Wolfe)、伍定(S. E.Woodin)、保灵(Stephen Livingston Baldwin)、莱罗德
(L. l. Llod)翻译。1891年大英圣书公会和美华圣经会出版修订本圣经全书。1891
年和合译本圣经译成福州本土,分汉字译本与罗马字译本两种。

福州土白有罗马字译本多种:1881年福州大英圣书公会出版约翰福音;1889
年马可福音、马太福音;1892年诗篇和箴言篇;1892年至1893年创世纪和出埃及记;
1894年约书亚书和箴言篇;1890年大英圣书公会在伦敦出版新约;1906年福州出版圣
经全书,由卢壹(Llewellyn Lloyd)、R﹒W﹒斯图尔特(R.W. Stewart)、许高志
(George H. Hubbard)、J﹒S﹒柯林斯(J. S. Collins)和布雷德肖夫人(Mr.Bradshaw
)翻译。

1921年至1925年间,上海大英圣书公会和美华圣经会还出版了四福音书和使
徒行传注音字母译本。

9.厦门土白译本
(Amoy Colloquial Version)

厦门土白有汉字译本和罗马字译本。1852年由大英圣书公会在广州出版的约
翰福音罗马字译本是最早的厦门土白译本,由罗啻(Elibu Doty)翻译; 一说是由
威廉威尔斯(Dr.William Wells)翻译。

1856年出版罗马字新约全书;1873年在英国格拉斯哥出版新约全书,是倪为
霖(William Macgregor)、宣为霖(William Sutherland Swanson)、高休(Hugn
Cowie)、马雅各(James L. Maxwell)翻译﹔巴多马(Thomas Barclay)将译本与
希腊文及希伯莱原文逐节校对,1916年再次出版新约,1933年出版旧约。 1933年台
湾出版新约全书,1965年出版修订版新约全书附诗篇。

10.汕头土白译本
(Swatow Colloquial Version)

汕头土白有汉字和罗马字两种译本。最早的汉字译本是1875年在汕头出版的
S﹒B﹒帕特里克(S. B. Partridge)的路得记。1877年帕特里克的使徒行传出版;
1898年帕特里克、耶士谟(W. Ashmore)的新约全书;1922年出版圣经全书汉字本。
汕头土白更多的是罗马字译本:1888年汕头出版由W﹒迪弗斯(W. Duffus)
、施密士(George Smith)、汲约翰(J. C. Gibson)、金辅尔(Hur L. Mackenzie
)和P﹒J﹒马卡根(P. J. Macagen)翻译的创世纪、约拿书;1889年马太福音、使
徒行传;1890年马可福音;1891年约翰福音;1892年路加福音;1893年腓力比书、歌
罗西书;1894年提摩太至腓力门书,约翰福音和犹大书中的书信;1895年哈该书至玛
拉基书、彼得前后书中的书信;1896年加拉太书和以弗所书;1898年撒母耳记下;1900
年启示录;1901年哥林多后书;1904年路得记、哥林多前书;1905年在汕头出版新约
全书。

11.兴化土白译本
(Hinghua Colloquial Version)

最早的是1866年在上海印行秦贞翻译的约翰福音; 一说最早版本是1892年
在福州由美华圣经会出版的蒲鲁士(W. N. Brewster)的约翰福音。 新约全书的大
部分是蒲鲁士从福州土白罗马字本译为兴化土白,完成於1892年至1900年间,1900年
出版;1912年出版圣经全书, 以上均为罗马字译本。1934年美华圣经会出版《新约
》修订本和《赞美诗歌》,由佳迩逊(F. Stanley Carson)、郜温柔(Winfred B.
Cole)、黄S. H.、陈Y. F.、李W. C.、黄F. F.和陈Y. W.合作翻译。

12.建阳土白译本
(Kienyang Colloquial Version)

1898年福州中华圣经会出版的菲力普斯(H. S. Phillips)夫妇翻译的马可
福音罗马字本是最早的建阳土白译本﹔1900年大英圣书公会出版了马太福音罗马字本

13.邵武土白译本
(Shaowu Colloquial Version)

最早的邵武土白译本是1891年福州出版雅各书的书信,由和约瑟(James E
.Walker)翻译。

14.海南土白译本
(Hainan Dialect Version)

最早的海南土白译本是1891年大英圣书公会於上海出版的C﹒C﹒杰里马森(
C. C. Jeremiassen)的马太福音;1893年约翰福音;1894年路加福音;1895年马可
福音;1899年创世纪、哈该书、撒迦利亚书、玛拉基书、使徒行传、加拉太书、以弗
所书、腓利门书、雅各书至犹大书;1902年马可福音, 以上均为罗马字译本。

15.客家土白译本
(Hakka Colloquial Version)

大部分客家土白为罗马字译本。

最早的客家土白译本是马太福音由黎力基(Rudolph Lechler)翻译,1860
年由巴色会出版於柏林。1865年香港大英圣书公会出版路加福音;1866年大英圣书公
会、巴色会出版马太福音、路加福音修订本,由黎力基、韦腓立(Philip Winnes)
翻译;1883年出版由毕安(Charles Piton)翻译的新约全书。1885年大英圣书公会
承担了旧约客家土白汉字译本的经费,1886年由毕安翻译创世纪和出埃及记,旧约全
书由瑞牧师(Otto Schltze)译成。 1906年大英圣书公会出版新约全书修订本,由
颜琼林(A. Nagel)、古斯曼(G. Gussman)、W﹒艾伯特(W. Ebert)翻译。1916
年上海大英圣书公会出版圣经全书。
16.广州土白译本
(Canton Colloquial Version)

广州土白有罗马字译本和汉字译本两种。

最早的汉字译本是1862年美华圣经会在广州出版的丕思业(Charles Finney
Preston)的马太福音。1877年出版多人翻译的新约全书,由大英圣书公会、美华圣
经会和个人资金资助出版,1886年修订本再版。1894年上海美华圣经会出版圣经全书
汉字本,由那夏礼(Henry V. Noyes)和香便文(B. C. Henry)翻译,他们俩还於
1895年修订了新约。1926年大英圣书公会和美华圣经会出版新约全书,P﹒H﹒詹克斯
(P. H. Jenkins)和王T.N.是主要翻译人。 1938年在大英圣书公会和美华圣经会的
支持下,詹克斯和Kwang Ning Fat修订了旧约全书。

广州土白有多种罗马字译本:1867年大英圣书公会在杭州出版路加福音;1892
年马可福音(上海);1896年路加福音(上海);1898年路加福音;1899年马太福音
、马可福音和使徒行传;1900年创世纪;1901年出埃及记;1901年利未记第2章到历
代志;1901年马太福音、约翰福音;1913年新约全书(上海);1915年圣经全书(上
海出版、横滨印刷)。

17.建宁土白译本
(Kienning Colloquial Version)

建宁在福建西部,但按现代方言分类,属赣方言。

最早译本是1896年在宁波出版的马太福音,由L﹒J﹒布莱尔女士(L. J. Bryer
)和中华圣公会女部的一些女士共同翻译,B﹒纽科姆(B.Newcome)编辑。1896年大
英圣书公会出版新约,1900年大英圣书公会出版创世纪和出埃及记,由布莱尔女士、
H﹒R﹒鲁德(H. R. Rood)翻译;1905年但以理书、赞美诗歌;1912年以赛亚书;
均为罗马字译本。
18.汀州土白译本
(Tingchow Colloquial Version)

最早译本为1919年大英圣书公会出版的《马太福音》,由C﹒R﹒休斯小姐(
C. R. Hughes),E﹒R﹒雷尼小姐(E. R. Rainey)翻译。

註释:
1 顾长声:《传教士与近代中国》,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434页。
2 徐宗泽编:《明清间耶稣会士译着提要》,中华书局1948年,第18、417页。
该书有贺清泰所翻圣经的目录。据此书,徐家汇藏书楼收藏了贺清泰翻译的《古新圣
经》。
3 一译美国圣书公会、大美国圣经会、美国圣经会。1816年成立於纽约,从一成
立就非常注意中国,多次从经济上支援圣经汉译。在上海、北京、福州、汉口等地设
有机构。
4 一译英国圣书公会、大英国圣经会、大英圣书公会。1804年成立於伦敦,是世
界上最早专门推广圣经的组织,多次从经济上支援圣经汉译。在上海、沈阳、张家口
、天津、汉口、广州、哈尔滨等地设有机构。
5 一译苏格兰圣书会,1860年由爱丁堡圣经会和格拉斯哥圣经会合并而成,在合
并之前已对中国颇为关注。在汉口、重庆、上海、天津等地设有机构。
6 Marshall Broomhall,The Bible in China, London, 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1934,P.2。
7 汤因:《中国基督教圣经事业史料简编》,《协进》1953年第9期,第48页。

8 Testament可译为「约」,也可译为「遗嘱」、「遗命」、「遗诏」。19世纪
50年代以后的圣经译本,逐步不再用「遗诏」。
9 马士曼等的译经情况,参阅马敏:《马希曼、拉沙与早期的圣经中译》,《历
史研究》1998年第4期。
10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
本小史》,华文印刷局1944年,第25页。
11 1823年这个日期为许多人同意,如Marshall Broomhall,The Bible in China
,P56﹔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Being Some Account
of the Translation and Publication of All or Part of The Holy criptures
into More Than a Thousand Languages and Dialects with Over 1100 Examples
from the Text,The American Bible Society,1938,P83。但库寿龄(Samuel Couling
)却认为是1824年,见The Encyclopaedia Sinica,Shanghai,1917,P.382。
12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83。
13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台湾商务印书馆1968年,第377页。
14 关於「译名之争」,参阅吴义雄:《译名之争与早期圣经的中译》,《近代
史研究》2000年第2期。
15 徐宗泽:《中国天主教传教史概论》,上海书店1990年版,第231-232页。

16 司德敷等编:《中华归主》,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版,下册,第1041
页。
17 司德敷等编:《中华归主》,下册,第1041页。
18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第38-39页。
19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第40页。
20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第40页。
21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83。
22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第53页。
23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88。
24 Kenneth Latourreette,A History of Christian Mission in China,1929
,P.269。
25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88。
26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第381页。27 Marshall Broomhall,The Bible
in China,P.81。
28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台湾商务印书馆1968年,第381页。
29 顾长声:《传教士与近代中国》,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436页。
30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88。
31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华文印刷局1944年,第67页。
32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第381页。
33 顾长声:《传教士与近代中国》,第434页。
34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第379页。
35 Marshall Broomhall,The Bible in China,P.89。
36 Records of China Century Missionary Conference,1907,Shanghai,Methodist
Publishing House,P.271。
37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第75页。
38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6。
39 Ibid,P.96。
40 Ibid,P.96。
41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第85页。
42 Marshall Broomhall,The Bible in China,P.102。
43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7。
44 Ibid,P.94。
45 Ibid,P.95。
46 顾长声:《传教士与近代中国》,第438页。
47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7。
48 Ibid,P.95。
49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第383页。
50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2。
51 Ibid,P.91。
52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第383页。
53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1。
54 顾长声:《传教士与近代中国》,第439页。
55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7。
56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第385页﹔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
史》,第90页。
57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4。
58 杨森富:《中国基督教史》,第385页。
59 这是从美国圣经会出版的书籍中得到的资料,原文为S. H. Yuang,Y. F. Chen
, W. C. Lee, F. F. Huang,
Y. W. Chen,但汉字罗马转写是个非常複杂的问题,其转换形式多达几百种,一
些是依据官话发音制定,一些依据方言发音制定,一些是外国传教士依据本国语言发
音的规则,加上中国官话或方言制定,一些是中国人依据官话或方言发音制定。在1949
年前常用的是威妥玛式和旧邮式,1949年后用中文拼音,由於汉字有许多字同音,我

现在无法准确知道他们的汉语名字,故我只好採用了这种方法,非常遗憾。
60 Ibid,P.95。
61 Ibid,P.96。
62 Ibid,P.92。
63 贾立言、冯雪冰:《汉文圣经译本小史》,第92页。
64 Eric M. Morth edited,The Book of A Thousand Tongues,P.93。
65 Ibid,P.91。
66 Ibid,P.91
67 Ibid,P.94。
68 Ibid,P.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