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Christianity 基督信仰

圣经的形成

圣经的形成

前 言

圣经不是“神话”,而是“神的话”。到底圣经是神的话,还是神话,抑或是
“人”的话呢?我们怎样可以知道圣经的确是神的话呢?这个问题,请看灵音
小丛书之三十五《圣经是真的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现在是
讨论《圣经的形成》。

圣经共有66卷,其实应该说是70卷,因为诗篇分为5卷(卷一:1-41篇,卷
二:42-72篇,卷三:73-89篇,卷四:90-106篇,卷五:107-150篇)。撒母耳
记、列王记、历代志,都分上下;哥林多书、帖撒罗尼迦书、提摩太书、彼得书,
都分前后,约翰书信分一二三,为什么诗篇不分一二三四五,而把它合为一大卷
呢?“六”在圣经是不好的数字,“七”是个完全的数目。所以应该把圣经分成
70卷。把圣经分为66卷是后人分的。

除了圣经70卷之外,还有其它很多经卷,到底哪些经卷才能列入圣经呢?

为了这个问题,我们要把圣经的形成加以说明,使我们认识到现在圣经的各卷是
怎样被列入圣经里面的。我们必须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我们不应怀疑任何
一卷是人写的,而不是神的话语。宇宙间有一位真神,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一神,
神的话语都是在圣经里。如果我们不相信圣经,就是不相信真神。如果有人离开
圣经自立为王,就是讲异端,把人带入歧途里。凡事根据圣经,还要按正意分解
真理的道,这才能叫人明白神的心意,走正直的道路。

世人因信就得永生;基督徒按照圣经的教导而行,就能得赏赐,荣归真神!

第一章 圣经的形成

读经:“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祂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
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24:26-27)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
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24:44)

神藉圣灵默示人写圣经,魔鬼为了混乱神的话,也藉人写了许多伪经,还有一些
人写的经典。到底那些经卷才被列入圣经里,成为圣经的一部分呢?

一、正典(正统的经典)

圣经是“经书”Scripture, 但“经书”不一定是圣经。“圣经”,英文Bible这
个字,是从希腊文Byblos来的,是“书”的意思。原来3世纪,人们是用埃及的
芦苇纸草纸papyrus(英文“纸”字paper是从这字而得的)来抄写圣经的。大量
的纸草是由叙利亚的白罗港Byblos出口的,圣经Bible是从 Byblos而来的。

早期教会,“正典”一词是指信经。4世纪中叶,则用来指圣经的各卷。
正典:希腊文是“卡农”Kanon,字根出于“苇”,就是“杖”或度量的尺的意思,
后来作“标准”解。最初是用来作“信仰的条例”解释。

当用什么准则来审定那一卷该被列入圣经呢?

审核的准则是要看看它是不是有权威性、是不是有预言性、是不是有真实性和是
不是有活力性。总的说来,是不是神所默示的。新约的标准,看是不是使徒写的。
马可虽然不是使徒,但他是从彼得得材料写马可福音;路加也不是使徒,但他是
从保罗得材料写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写雅各书的雅各虽然不是使徒,但他是
耶稣的兄弟,在耶稣死而复活后才信了耶稣。写犹大书的犹大也是耶稣的弟弟
(参太13:55,可6:3)。雅各、犹大虽然不是使徒,但他们都是耶稣的弟弟。
写新约的资格,主要是使徒,或使徒所传给马可和路加的;还有耶稣的弟弟。
其它的经卷,就不能被列为正典了。

二、次经

圣经之外有次经与伪经。“次经”,希伯来文Ganaz“迦纳士”,希腊文
Apokryphos“阿婆格拉富士”,是“隐藏”或“封闭”的意思。

4世纪教父耶柔米Jerome最先称这些为“次经”,是因为这些经卷次于圣经的
“经”。次经也是好书,但不能列入圣经里。有人把“次经”译为“旁经”、
“外典”、“后典”或“圣经外传”,但译“次经”较为合适。

有人把“次经”称为“伪经”,但“伪经”是另一个字pseudepingrapha,下面
详论。

1.旧约次经

占尼亚会议编了旧约次经目录,计10多本,并把这些次经列入《七十译本》里。
罗马天主教所用的《武加大译本》,公元150年译成拉丁文。除了旧约正典外,
又加上9卷次经:多比雅传、犹滴传、所罗门智训、西拉赫子耶稣智训、巴录书、
马革比一书、马革比二书、但以理书附篇。

现在我们是要谈谈旧约的主要次经,最少有15卷:

(1)多比传Tobit:这是2世纪前半叶的作品。多比是个忠于律法的英雄,强调
律法中的爱。
(2)犹滴传Judith:这是第2世纪中的作品,是用希伯来文写的。她说尼布甲尼撒
王战胜玛代王之后,围攻多坍的伯多利亚以色列人。正当以色列预备投降时,
一位虔诚的寡妇犹滴祷告后,以诱技杀死所派来的主帅,挽救了以色列。
(3)以斯帖补编:附在以斯帖记之后,于公元前130年间写的,内容分六段。
(4)所罗门的智慧:公元40年写成。
(5)传理书Ecclesiasticus,又名西拉赫子耶稣智训:公元前180年耶书亚用
希伯来文所写,是次经中的精华,有关日常生活的教训。
(6)巴录书Baruch:是由3篇作品构成的,各篇作者不同,在1世纪末写于巴比伦。
主要是一篇痛悔祷文、一首训诲诗,还有一些哀歌及安慰歌。
(7)贝尔与大龙Bel and the Dragon:这是附在但以理之后的次经。贝尔是偶像
的名字,有些祭司用来欺骗人和巴比伦王,后来被但以理揭穿。大龙,其实是
大蟒,为巴比伦人所敬拜,但以理把牠杀死。
(8)希伯来三童之歌:这歌加在但以理3:23节之后。
(9)玛拿西祷文:是公元前2世纪根据代下33:18节写成的作品。有些抄本把它附
在诗篇之后,所以又称《诗篇的附录》。
(10)以斯拉续篇(上):又名《希腊以斯拉》,内容与以斯拉记多同。
(11)以斯拉续篇(下):写于公元70年间,是用希腊文写的,专论神的公义,共有7个异象。
(12)耶利米书信:这是巴录书的第6章,约是耶利米在公元前4世纪末写于巴比伦
的。内容是“担心被掳者拜偶像”,并指出偶像的虚假。
(13)苏撒拿传Susanna:加在但以理书之后,成为但以理13章,内容说两个坏长老,要强奸苏撒拿而不得,那两个坏长老反而诬告她与人通奸,将她判死刑,但但
以理为她翻案。
(14)马革比前书Maccabees:他是个爱国者,为反抗叙利亚安提阿库4世伊皮斐尼
的迫害,使犹太获得独立。这书写于公元前1世纪,是最有价值的次经。
(15)马革比后书:这不是前书之续,只不过是同时间的报导罢了。约在公元前130年,耶孙用希腊文写的。这是在以色列的犹太人写给住在埃及的犹太人,力劝他们要遵守献殿节。

2.新约次经

(1)十二使徒遗训Didache:原名《十二使徒对外邦人所论主的教训》。约公元80-120
年间,用问答式,记述学道者、受浸与擘饼等问题。
(2)革利免前书Clement of Rome:他是保罗的同伴。当哥林多信徒起纷争之后,革利
免写信劝勉他们。大约是写于公元95年的。
(3)革利免后书:又名《古代训诫》Ancient Homily,书名是伪托的,原来是120-140
年间的一篇讲词。
(4)巴拿巴书:约写于公元90-120年间,见于西乃抄本中。
(5)依格那丢七书Ignatius:他是约翰的门生,在第2世纪初他任安提阿主教。他在他
雅努皇时被诬控解往罗马,沿途得蒙教会的热切款待和慰问。因此,他在途中写了7封
信,劝勉各教会要坚持正道、严斥异端。他约是在公元110年(117年)殉道的。
(6)波利甲书Polycarp:他是士每拿教会的主教。他于108年写了腓立比书信。最后在
公元156年殉道。
(7)波利甲殉道记:大半写于公元156年。
(8)何马牧人书Hermas:115-140年,是一本巨著的启示录,等于教父们著作的总和,
是早期基督教天路历程(罗16:14)。其中记有8个异像、12条命令、9个比喻、一章自
修规则,被列入西乃古卷之后。何马是笔名。这本次经很受古教会的重视。
新约作者有时对次经有所影射,但新约不把次经放入里面,也没有把它们当作正典来引
用。俄利根、耶柔米等教父都否认次经为正典。奥古斯丁的后期著作也拒绝了次经作为
正典。没有一卷次经自称是神的启示。

三、使徒之后教父的作品
这些作品不算是经典,但对教会是很有影响的。
1.帕皮亚的残片集Papias(80-140)
他是约翰的门徒,是希拉波立教会的主教。他曾著有5本《耶稣圣言注释》。他与波利
甲是同时殉道的。
2.游斯丁Justin Martyr(100-165)
他是撒玛利亚外邦人,自幼爱好哲学。他退居以弗所城,后来到罗马设教讲学。他曾经
历4个罗马皇帝的统治。他为基督徒申诉,写《辩教论》。他于公元165年在罗马城殉道。
3.雅里斯太德士的辩证书Apology Aristides
他是雅典哲学家,于125年写了一本《基督教辩护书》给皇帝哈德良,并于137年呈请皇
帝比乌,要求停止迫害基督徒。
4.丢格乃妥的书信Diognetus
这是一本《基督教辩证书》,不知是谁写的。但书中称他是“使徒的门徒”。

四、伪经
伪经与次经不同:“伪经”Pseudepigrapha,多出于2世纪,有50本“福音书”,又有许
多行传和书信。伪经意图竭力补遗耶稣生平的事迹。
伪经是伪造的经书:是荒诞的、无稽的、杜撰的,包含历史与地理的错误并时代的虚谬;
包含与圣经相违背的假道;缺乏圣经特有的神圣性。伪经从未被人承认是由神而来的。
穆罕默德大半是根据这些伪经来写《可兰经》的;伪经也是天主教一些异端的发源地。

1.旧约时代的伪经
(1)埃提阿伯文以诺书:于公元200年左右写的,内容是宣布世界将来的审判、天使堕
落、以诺升天、以诺回地上的训慰与启示。
(2)西卜林神谕Sibylline Dracles: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世纪,共14卷,是用希腊文
写于埃及的。是女先知西卜拉述说关于过去阴暗史上的预言。
(3)十二族祖遗书:于公元前100年间写的。是对忠于律法的劝勉,为使法利赛人与撒
都该人建立较好的关系。
(4)大禧节书,也叫犹比理Jubilees或《摩西的启示》:于公元前2世纪写的,被称为
《小创世记》,是记载神的创造到摩西时代的历史,分成许多禧年,每一期为49年。
(5)马革比三书:于公元前1世纪初写的,记载犹太人是忠实的人民;谁迫害他们就危险
,因有为他们伸冤的;反对异端与犹太背道者。
(6)所罗门诗歌:约在公元前63年编成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18首诗歌,完全显明法利
赛人的敬虔与对弥赛亚的期待。是为会堂歌唱用的。
(7)马革比四书:约在公元1世纪写的,从马革比下卷取材,有关祭司以利亚撒及一位
母亲和她7个儿子殉道的事迹。
(8)摩西升天记Assumption of Moses:约是在第1世纪初写成的。
(9)斯拉夫尼克语以诺书Slavonic Enoch:它又名《以诺二书》,约于公元70年写以诺
被提、游于7层天上;又记以诺对其子女的训慰。
(10)叙利亚语的巴录启示:约于公元70年写的,讨论很多教义,以鼓励受罗马虐待的
同胞。
(11)亚伯拉罕遗书:于第1-2世纪间写的,特论末世。
(12)以赛亚升天记:约是在2世纪间写的,是论以赛亚所见的异像、预言基督要降临;
说他被玛拿西王锯死,后来他升天去了。
(13)亚伯拉罕的启示:于第1-2世纪之间写的,记亚伯拉罕对犹太民族未来的启示。
(14)摩西的启示:于第1世纪写的,记亚当、夏娃犯罪的后悔、患病及堕落、亚当的遗
嘱及死亡、夏娃之死及埋葬。
(15)希腊语的巴录启示:于第2世纪后半写的,说巴录埋怨神容许尼布甲尼撒毁耶路撒
冷;亚伯拉罕告诉他,神要显更多的奥秘,引导巴录要经5种不同之天,在那里得见神的
奇妙。又说巴录要回到他出发的地方,劝勉弟兄们当荣耀神。
(16)约瑟与亚西纳书Asenath:于第2世纪写的,可称亚西纳忏悔录。
(17)亚立士体亚书Aristeas:于公元前2世纪写的,他给他的兄弟斐罗克拉特写信,说
及犹太人的律法书(旧约)译成希腊文的经过。这是七十二士译本的来源。
2.新约时代的伪经
(1)尼哥底母福音:约于2-5世纪写的,有关于耶稣受审的公文。
(2)雅各福音:于第2-5世纪写的,论及由马利亚分娩到大屠杀。
(3)马利亚过世:于第4世纪写的,论摩西无瑕疵地移到乐园了。
(4)希伯来人福音:于公元65-100年写的,为正式福音的附录,补充耶稣其它一些言
论。
(5)伊便尼派福音Ebionites:于第2-4世纪写的。
(6)埃及人的福音:于130-150年写的,内容是耶稣与撒罗米的想像谈话。
(7)彼得福音:于2世纪中写的,目的是论反对犹太人的幻影说Docetic.
(8)伪马太福音:5世纪的马太伪译本。
(9)多马福音:于2世纪写的,记耶稣2至12岁所行的神迹。
(10)马利亚诞生记:于6世纪写的,记载许多天使每日访问马利亚的怪谈。
(11)亚拉伯幼童福音:于7世纪写的,记耶稣寄居埃及时的神迹。
(12)木匠约瑟的福音:于4世纪写的,目的是为荣耀约瑟。
(13)彼得启示:一连串意想不到的天家火湖的异象,约在150年间写的。
(14)保罗行传:于2世纪中写的,是一本禁欲传奇小说,声称载有已遗失的“哥林多书
信”。
(15)彼得行传:于2世纪末写的,内有3个要点(彼得女儿爱情史,彼得与西门马古士
Magas对抗的经过,记有“主,祢往那里去”的传说)。
(16)约翰行传:论约翰访罗马,插入极可怕的纵欲图画!
(17)安得烈行传:记安得烈劝服马西米拉Meximilla不与丈夫交合,结果安得烈为此殉
道。
(18)多马行传:于2世纪末写的,论禁欲,是一种旅行罗马史。
(19)彼得给与雅各的手书:于2世纪末写的,说彼得攻击保罗。
(20)达老底嘉人书:于4世纪写的:是歌罗西4:16节所提的信。
(21)保罗达西尼卡Seneca的书信:于第4世纪写的,他把基督介绍给西尼卡人。
(22)埃底撒王阿加鲁的书信Abgarus:内里也有些事实的根据。

五、旧约正典
什么是正典?在第一点我们已经谈过了。 现在我们要看“旧约正典”。
希伯来文正典:参看《希伯来文马所礼经卷》Massoretic Text并《希伯来文圣经》
Biblia Hebraica.

1.犹太人旧约正典分三部分,共22卷,分11书(路24:44)
这些都是由米示那Mishnah经卷得来的。旧约完成的年代,约是主前450-425年,是以
斯拉回耶路撒冷重建圣殿的时代。
(1)“摩西的律法”Torah:这就是摩西五经,是在主前12-6世纪完成的。这是神直接
的启示,所以摩西五经便成为审定其他经卷的标准。
(2)“先知的书”Nebhiim:是在主前5-4世纪完成的,有先知职分的人写的先知书,
当然被列入正典里了。
① 早期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上下合为一卷)、列王记(上下合为一
卷)。
② 后期先知书: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十二小先知书合为一卷。
(3)“诗篇”(包括著作和诗篇,Kethubhim或Haglography),又称“圣卷”,是在
主前3世纪编成的,“圣卷”的第一卷是诗篇:
① 诗书:诗篇、箴言、约伯记。
② 5卷:雅歌、路得记与约书亚记(后来合为一卷)、以斯帖记、传道书。
③ 史书: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历代志(上下合为一卷)。
三部分共22卷,与现在旧约的39卷内容完全相同。

2.译成希腊文的旧约
主前200-300年间,犹太人分散各地,许多人不懂希伯来文。因此,埃及王菲拉迪菲斯
于主前285年在亚力山大城找70个学者把它译成希腊文,这便是《七十士译本》(The
Septuagint Version), 另外加上15本次经。后来天主教在天特大公会议Trent(1546
年)挑选7本归入正典;《多比传》Tobit、《犹滴传》Judith、《所罗门的智慧》、《
德训篇》、《巴录书》Baruch、《玛革比传》Maccabees上、下。这些不在希伯来马所
里圣经内。

3.耶稣承认旧约是“经书”
“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
、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路 24:44)“……叫
世上所流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从义人亚伯的血起,直到你们在殿和坛中间所杀
的巴拉加的儿子撒迦利亚的血为止。”(太 23:34-35)“耶稣说:‘你们的律法上岂
不是写着:我曾说你们是神’么?经上的话是不能废的……。”(约10:34-36)
耶稣承认希伯来旧约,祂常常引用旧约,但祂没有一次引用过“伪经”。

4.新约有很多地方引用旧约、见证旧约
太 21:42,22:29,26:54,56,约2:22-26,5:39,7:38,10:35,徒17:2,11,18:28
,罗 1:2,4:3,9:17,10:11,11:2,15:4,16:26,林前15:3-4,加3:8,22,4:30
,提前5:18,提后3:16,彼后1:20-21,3:16.
新约近三百处引用旧约,近四千处的经文只涉及旧约的意思,但新约没有一处引用过“
次经”
5.犹太人曾在耶稣在世时也公认旧约为“经书”。
6.教会最初就承认旧约为正典。
7.犹太历史家约瑟弗Flavius Josephus(主后37-100年)
他生于耶路撒冷,在1世纪末见证旧约正典是真的。他说:“我们相信是由神而来的”。
次经就不在旧约中。
8.占尼亚会议Council of Jamnia
约是主后90年,法利赛人拉比获得罗马的许可在占尼亚城重组犹太教的高级会议。会议
所论及的事项,先是口传,后被记在拉比的著作中,他们曾考虑是否可以把箴言、传道
书、雅歌和以斯帖列入正典里。结果,他们也把这些列入正典里了。但他们不承认“次
经”为圣经的一部分。

六、新约正典

当初,基督教的圣经只有旧约。在较早的一段时间只有“口传”和一些书卷;新约,要到几个世纪之后才列入圣经里。

1.不完全正确的判断
(1)我们常常说,“新约全是使徒写的,不是使徒就没有资格写新约。”但马可福音、路加福音、雅各书和犹大书就不是使徒写的。
(2)说“教会决定那一卷是正典”,也不正确。教会不能决定那一卷是正典;教会只可决定那一卷不是正典;教会只能“认可”。
(3)还有人说“渐成正典”,这也是不正确。正典不是“渐渐形成”的,而是当正典一写好(作者还在世)的时候就被接纳为正典了。

2.正确的认识
(1)正典是神直接启示和间接默示合成的。默示是人记录神所启示的话。
(2)“ 使徒性”:不都是使徒写的,但具使徒权威性,或使徒所认可的。使徒权威性从未离开主的权威性。因为教会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弗2:20,约 16:13,徒2:42)。马可不是使徒,但他是从彼得得材料的。路加不是使徒,但他是从保罗得材料的,雅各和犹大是耶稣的弟弟,他们都是与使徒同工的。
(3)由教会接纳而信徒也公认:不是某人或某一个团体决定27卷归入正典,而是众信徒也承认的;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团体来决定那一卷应该归入正典,而是圣灵在人心里所作成的。当初,不是每一个教会都具有27卷,许多教会只有一部分。经过多人的抄写与传播,慢慢各教会都具有27卷了。

3.使徒在世时,他们的著作是与旧约同列的
(1)保罗:他说他的教训是神所默示的(林前2:7-13,14:37,帖前2:13),保罗要求各教会读他的书信(西4:16,帖前5:27,帖后2:15)。彼得将保罗书信与其它经书并列(彼后3:15-16)。
(2)彼得:他承认他的话是从神来的(彼后1:14-15,3:1-2)。
(3)约翰:他说启示录是“耶稣基督的启示”(启1:1)。

4.教父们的认可
(1)罗马监督革利免Clement:他在主后95年写信给哥林多教会时,曾引用马太福音、路加福音、罗马书、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希伯来书、提摩太前书与彼得前书。
(2)坡利甲Polycarp(士每拿会督):他在115年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信时曾引用保罗书信与彼得前书。
(3)伊格那丢Ignatius:主后110年他由安提阿往罗马殉道的途中,他在《致七教会书信》曾引用马太福音、彼得前书、约翰壹书及保罗书信。
(4)帕皮亚Papius:他是约翰的一个门徒,他写了《耶稣圣言的注释》,引用约翰福音,并记载有关马太福音与马可福音书,他还用“圣言”一词(罗3:2)。
(5)爱任纽Irenaeus of Lyons(130-200年):他是坡利甲的学生,他几乎引用过新约的各卷,并在主后180年承认新约为正典。
(6)特土良Tertullian(160-220年):他是迦太基人,他称基督徒经典为新约(这名称来自一隐名著者于193年所写的书中)。他的著作曾用过新约1800多处。
(7)俄利根Origen(185-254年):他是亚力山大基督教的一位学者。他写了很多书,新约的2/3被他引用过。
(8)优西比乌Eusebius(264-340年):他是该撒利亚的监督,是教会历史家。他生于丢克里田逼害教会时代,曾被监禁。他活到君士坦丁登位时期。他作了当时君士坦丁皇的首席宗教顾问。君士坦丁叫他预备50本圣经——全新约。
(9)亚他拿修Athanasius(295-373年):亚力山大城,于367年复活节,第一次列出最早的新约目录,正式完成新约正典27卷,到382年也为罗马教会所承认。这正典是与现在的新约完全相同。
(10)耶柔米Jerome(340-420年):他确定27卷为正典。
(11)奥古斯丁Augustine(354-430年):他是迦太基主教,是古代最著名的神学家。全新约都被他引用过。

5.赫波大会The Synod of Hippo
大会于393年决定新约27卷。

6.第三届迦太基会议
397年,在非洲迦太基城召开,由奥古斯丁主持。会议正式批准现在的新约为正典。耶柔米及奥古斯丁二人影响最大。亚他拿修的正典地位被承认了。他们同时也公认旧约正典。此后,罗马及基督教对27卷再没有疑问,都认可了。这实在是教会接纳了圣灵所默示的圣经。

7.东方教会起初只承认22卷(不包括彼得前后书、犹大书、约翰贰叁书和启示录),直到主后692年在君士坦丁大会中,东方教会才正式认可亚他拿修所提出来的圣经目录,公开宣布新约27卷为正典了。

七、正典的发现

1.旧约正典只在以色列国发现。
2.最先发现的新约经典
在巴勒斯坦有马太福音、雅各书、希伯来书(?)。
在小亚细亚有约翰福音、加拉太书、以弗所书、哥林多前后书、提摩太前后书、腓利门书、彼得前后书、约翰壹弍叁书、犹大书和启示录。
在希腊国有哥林多前后书、腓利门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路加福音(?)。
在革哩底有提多书。
在罗马有马可福音、使徒行传与罗马书。
各地相离很远,当时交通不便,教会又受逼迫,所以搜集比较参差。
3.近年来发现了死海古卷(是主后225年前的抄本)
死海古卷包括了全部旧约正典。除了历代志、以斯帖记和雅歌外,所有旧约书卷都在其中。在500卷中,约有175卷是圣经。特别是以赛亚书和我们现在的以赛亚书完全是一样的。这就对圣经的可靠有了很大的证据了。

第二章 圣经的抄译

读经:诗篇119:9-12,60,67,89,97,105,130,140,147-148。
我们曾经谈过圣经的真实性,我们应当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前面我们也谈过圣经
的形成——圣经的来源,我们就更当相信圣经是神的话,绝不应存有半点怀疑。
但是,有些人认为圣经中有所谓“互相出入”、“互相矛盾”就对圣经的真实性有所怀
疑。我们知道圣经都是神的话,绝对没有矛盾和错误的。
当圣经的各卷写成之后,有许多人就把原稿抄下来。过了许久,原稿已遗失了。后来译
圣经的人只得根据各抄本(称“古卷”)翻译圣经。其实所谓原文,是指各抄本(古卷
),真正的原文已丢失了。
原稿没有错,但抄本就会抄错。当译圣经的人发现有不妥的地方,就把各古卷拿来互相
对照,取其中较好的、或多数古卷所抄的。但为了慎重起见,就附有小字“有古卷作…
…”。古卷会抄错,但原稿是绝对没有错的。

一、原稿
原稿,就是最先写成的。例如摩西写旧约头5卷,他亲手写的是原稿,其他人抄写的只
是抄本(古卷)。原稿是用什么纸和什么笔来写的呢?让我们先谈谈这些。
1.古时中东写字写书所用的纸,最普遍的有三种
第一种是蒲草纸Papyrus(英文“纸”字paper是从这字来的):蒲草纸又叫纸草纸,这
是埃及水生植物芦苇,把它分成长条,一横一直,浸湿后,涂以胶质,压成纸张,然后
锤打晒干,再用象牙或甲壳磨滑。但这些纸不耐用,若在埃及干燥地带还可以用长一些
时间。
第二种是皮纸parchment:出自小亚细亚的别迦摩Pergamum山羊、绵羊和羚羊的皮,先把
羊毛剃净,成了2世纪书籍所用的款式Codex. 还有一种牛皮纸,是4世纪一种最精细的
犊皮纸Vollum,取代了纸草纸。牛皮纸常是染上了紫色,然后写上金色或银色的字。
皮纸可制成卷轴,就是平常所说的“皮卷”,把皮卷制成书籍。每卷长约10米,宽1米
,但不是羊皮卷的样式,而是近代书籍的样式。
第三种是陶器碎片:这是最便宜的,面积窄长,只能作收据或便条等用。
2.他们所用的笔
空心芦管和竹籖;有的用铁、骨、木等。一字字连写间隔,完全用大字母,所以常混淆
使人误解。
3.他们所用的墨水
是用炭、胶及水合制而成的。
4.圣经原稿
直到现在还未发现一本新约或旧约的原稿,原因是由于蒲纸容易潮湿而霉烂。所以许多
人见抄本好而不重原稿了。

二、古卷(抄本)
我们平时说“原文”,其实不是指“原稿”,因为原稿都已失掉了。
现在旧约的原文是希伯来文、新约的原文是希腊文,都是其他人从原稿抄来的,正确的
说法是“古卷”或“抄本”。
抄本会有抄错,但原稿绝对没有错。还有些抄本因为年代久了就再抄,这就更容易抄错
。不过,主要的真理都没有抄错。

1.旧约抄本
旧约抄本不多,但新约抄本就比旧约抄本多得多了。
(1)会堂用的卷轴抄本只有3种:
① 摩西五经:是律法书,自成一卷。
② 先知书选录。
③ 弥纪录Megilloth(卷轴意)有5卷:雅歌(在逾越节诵读)、路得记(在五旬节诵读
)、哀歌(在5月诵读)、传道书(在住棚节诵读)、以斯帖记(在普珥节诵读)。
他们抄写是很慎重的;抄完之后校对时,若发现一页中有4个错字,就作废,必须重抄。
若一卷用的时间太久,就把它藏在木室里。
(2)私人抄本:
除了会堂用的抄本外,还有许多人抄录原稿。当抄完就很慎重地制成书。许多抄本还插
入花字和图画,但很少人把全部旧约抄完。圣彼得堡本是最古标有年的抄本(公元916
年),这是一本后先知书。最古的全旧约抄本是斐科威赤抄本(公元1010年)。
几百本抄本,都找不出什么重大的矛盾。

2.新约抄本
新约原稿全部已失掉了,只有抄本。近代发现留到现在的是犊皮纸写成的。15世纪印刷
术发明之后,制作抄本的工作才停下来了。现在所存的抄本(包括部份的)约有5500本
,都是2-15世纪抄成的,比任何其它古书抄本多几倍。荷马著作,在1300年就已经没
有一本是完整的。黑格达特Herodotus的著作到 1000年间已残缺不全了。
(1)蒲纸抄本The Papyri:于1895年在埃及中部发现的。有些是放在特别制造干燥防腐
的箱子里和药制防腐鳄鱼的身体里面的。有3寸半长、2寸半宽的残篇,包括约翰 18:31
-38,有人用碳14试验,知道是公元125年写成的。1930年发现全圣经上的蒲纸190页,
多半是被撕破的。其它的都是犊皮纸抄本。
(2)大楷抄本Uncials:又叫“正楷书”,全部是用大字母写的,是4-15世纪完成的。
共有70多种,而新约全部只有4种,价值较高。尤其头3种(梵蒂冈古卷、西乃古卷和亚
力山大古卷)是翻译新约圣经的根据。
① 梵蒂冈古卷Codex Vaticanas
这是最古最名贵的皮纸新约抄本,完成于公元325年。1481年存放在罗马梵蒂冈图书馆
里。但其中的教牧书信(提前、提后、提多书)已经遗失了。提辛多夫 Tischendorf认
为这与西乃古卷同是两人的手笔,大概是君士坦丁王所委派50位抄录员的两位。这是最
可靠的抄本。抄写日期约于原作之后250年内,即公元330年。
② 西乃古卷Codex Sinaiticus
1844年,德国学者提辛多夫在西乃山脚附近圣加他林St. Catherine修道院内发现。他
看见一个装满枯树叶而燃烧的篮内有希腊羊皮卷,这就是希腊文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 他立即捡出来保存着,一共只有43页。1859年,他得俄国沙皇的支持,他再到该修道
院。他与院中主持的管家论及这古卷。管家给他一个红布包,里面都是新约抄本,正好
接上第43页。另有旧约不全的抄本和旁经。共有旧约199页,及全新约,并巴拿巴书信
与何马牧人书一部148页,共347页。那些张页有1尺 3寸长和1尺1寸半阔。在原稿完成
250年后完成的,时为公元330年。后来帝俄得了这古卷,保存在圣彼得堡皇家图书馆里
,直到1933年12月24日转售给英国博物馆,计51万美元(10万英镑)。这是有史以来最
贵的一部书。最初的43页仍存于德国的莱比锡大学图书馆里。只有这古卷是包括全部新
约的,计 147页。
③ 亚力山大古卷Codex Alexandrinus
约于公元450年在埃及写成的。1708年送给亚力山大族长(埃及的亚力山大港因此得名
),直到1757年被送到英国博物馆。这古卷几乎是全本完整的圣经,还附有革利免书信
与所罗门诗篇。
较早出版的希腊文圣经,多数是根据这本古卷的。
请紧记:新约圣经的翻译多数是根据以上3种古卷:梵蒂冈古卷、西乃古卷和亚力山大古
卷。
④ 以法莲抄本Codex Ephraemir Scriptus
这是5世纪的产物。12世纪,有人洗去原有的经文,另录叙利亚教会的教父以法莲所作
的劝世文38篇。后来提辛多夫从另外抄本把被洗去的原有经文找出来,于1843年发表。
这古卷占新约5/8,现在存于巴黎。
⑤ 其它较为重要的抄本
伯撒抄本Codex Bezae Cantabrigiensis,写于6世纪,只有福音书与科学,现存于剑桥
大学。
希拉与拉丁合壁的青山抄本Claromontanus.
华盛顿抄本Washingtoniamus:4世纪的产物,只有福音书。1906年发现于埃及,现存于
华盛顿的施密生尼安图书馆里。
(3)小楷抄本Cursives:草楷书和小草楷连写,与希腊文印本的书法相同。这是10-14
世纪的产物。小楷本比大楷本多得多,约有2300种,其中50种有全部新约。多半用皮纸
,少部分用蒲纸。

3.抄写圣经
各种译本的抄本,数目超过20000到25000本。
有人照原稿抄,有人照别人抄的再抄,有人只记录别的口述,所以有时是会听错抄错的。
后来有许多专家把许多抄本互相校对,以获得原文的正确翻译。如果几卷的用字有不同
时,他们就选取主要的一卷所用的字,或取多数抄本的用字。不过,这会有错用,所以
注有小字“有古卷作”。例如马太福音19:16至17节:“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夫子
(有古卷作良善的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
以善事问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有古卷作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以外没有一
个良善的),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 ’。”再看23:13-14节:“……(有古
卷在此有14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
作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还有马太6:27节:“……(或作使身量多
一肘呢?)”约壹3:9节:“……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他心里……。”

4.抄本的发现
旧约的抄本只能在以色列国里被发现,但新约的抄本就不只在以色列国,还在很多国家
里都能被发现。

5.抄写
抄写古卷的人是怎样抄写的呢?
(1)他们必须用洁净的牲畜皮来抄写圣经。
(2)每一段不能少于48行,或多于60行。
(3)必须用黑墨水来抄,而且是要用特制的墨水来抄。
(4)文士必须有一份纯正的抄本,抄写之前必须将每一个字大声读出。
(5)抄写前,必须先恭敬地把笔洗干净;当写到“耶和华”几个字之前,就必须沐浴一
次。
(6)一张皮卷若有一个错字,这皮卷就要作废;一张皮卷若发现有3个错误,整本古卷
就要作废。
(7)若抄漏了一个字母,或加多一个字母,或两个字母黏在一起时,这抄本就要作废
,而且要立刻毁灭。
(8)古时拉比严告每个青年,要小心作属天工作;他们也对文士说,抄写时,即使有君
王进来和你说话,你也必须继续抄写,而不需要理会这君王,以免造成错误。

6.分段、分章、分节
(1)分段:
第一次586年,五经分为154段。50年后又分为54部分及669小段。
(2)分章:
现在的圣经共1189章,最长一章是诗119篇,最短一章是诗117篇。希腊人在公元250年
开始分章。最古的分章应是公元350年左右,注在梵蒂冈古卷边上,后来更改了。现在
圣经的分章是英国大主教司提反• 兰顿Stephen Langton在1227(或1236)年分成的。
犹太人拉比在1330年采用了。
(3)分节:
现在的圣经共分31124节,旧约有23210节,新约有7914节。分节是从犹太人开始的。他
们在末一字之后划一条直线,然后再加直立的两点。初期是按字句、字母或数目为标记
,从中间空了一格。
第一次标准分节是在公元900年左右,是用数目字表明节数的。现在圣经的分节是巴黎
画家罗伯特•司提反Robert Stephen于1555年所印的武加大译本Vulgate开始的。
第一本分章分节的圣经是在1560年刊印的英文译本日内瓦圣经。
(4)字数:
按中文和合本圣经,共有96万9200多字(上帝版),93万1698字(神版)。希伯来文的
第一个字母阿拉法alpha,一共出现过4万2377次。

三、圣经的译本
现在全世界已经有1400多种文字和语言的圣经抄本。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亚伯兰(
后改为亚伯拉罕)原先是在迦勒底的吾珥(创11:27-28)。迦勒底就是巴比伦(耶38:
17-23)。神呼召他离开吾珥到迦南地,迦南地就是后来的以色列地(创12:1)。亚伯
兰离开本地,渡到那边。“渡到那边”就是希伯来的原意,所以他们称为希伯来人。后
来雅各改名叫以色列:“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
较力,都得了胜。’”(创 32:28)所以希伯来人又叫以色列人。他们的文字是希伯来
文,旧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新约主要是用希腊文写的。希腊是欧洲的一个国家,也曾一度是希腊帝国。希腊Greece
,希腊人Greek,但原文是“希利尼人”Hellen. 保罗把福音传到欧洲,最先是传给希
腊人听:“在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
助我们’。”(徒16:9)“马其顿 ”是希腊国的一个省。希腊不是以色列国,而是外
邦(外国),所以圣经把希腊人预表外邦人:“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加3
:28)后来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写的(但马太福音是用亚兰文写的)。
希伯来文和希腊文是一种高深文化的结晶,有时是不容易翻译的。

1.旧约的译本
(1)七十译本Septuagint:
七十译本又称亚力山大译本,因为这是公元前285年在亚力山大城译成的。埃及王多利
买第二菲拉迪菲斯Ptolemy Ⅱ Philadelphus派人到耶路撒冷去见大祭司以利亚撒,求
取律法书及翻译能手。大祭司就从每个支派选出6人,共72人。王就派他们到法老岛居
住,限他们在72日内把旧约译完。所以这译本又叫《七十二士译本》。
据说他们受灵感,各自翻译,但各人所译的完全一样,一字不差。全书证明是犹太人所
译的并没有希腊哲学的色彩。但不久就失去了真相。
(2)他尔根译本Targum:
他尔根是亚兰字,即“注释”的意思。这是在犹太人不用希伯来文之后而译成的亚兰文
译本。不过没有一本他尔根译本是包括全旧约,每本都是部分的。
(3)别西大译本Peshitta:
又叫古叙利亚译本。公元150年间,伊得撒Edessa一带设立了教会。他们不懂希腊文,
所以需要基督教的犹太人给他们翻译。但这译本到公元350年才被人发现。
(4)武加大译本Latin Vulgate:
“ 武加大”是“普通”的意思,是教父耶柔米翻译的。他在382年奉召到罗马修改校订
拉丁文圣经。后来他到伯利恒学习希伯来文,他在那里住了15年(390-405年),译了
武加大译本。公元700年,它成为教会用的译本。他也译了多比雅和犹滴2卷次经,又从
意大拉本摘录其它7卷次经,共9卷作为附录。1546年,天主教在天特会议中通过武加大
译本连同9卷次经为罗马教的正典圣经。

2.新约译本,最古的有三
(1)叙利亚译本有两种:
① 库热顿译本Curetonian:英国人库热顿译于5世纪。
② 叙利亚西乃译本:只有新约的22卷。
(2)埃及译本:相传马可把福音传到埃及,后来由别人翻译成圣经。
(3)拉丁译本:这就是武加大译本。教皇达马苏Damasus于388年命耶柔米重新翻译。当
时受到许多人的攻击与反对,但渐渐就被人公认了。

3.英文译本
公元676年,有许多人开始先后把部分圣经译成英文。
(1)威克里夫Wyclif:1382年,他从拉丁文译本译成了第一本英文圣经,这全是手抄的。
(2)丁达尔Tyndale:1525年,他译得更准确。他后来在罗马被烧死了。
(3)日内瓦圣经:1560年,有一班逃到日内瓦的更正教学者,他们是根据丁达尔圣经来
翻译成的。
(4)会督圣经:1568年翻译,是为英国圣公会用的。
(5)钦定本:1611年,英王雅各召集了54位学者钦定重译圣经,通称为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 ( Authorized Version ).
(6)修正本:1901年,51位英国人和32位美国人,联合出版了《英美修正本》Anglo
Americon Revision. 这是根据钦定本来修译的。通常称为《美国标准修订本圣经》
(7)伯克来译本Berkeley Version.
(8)达秘圣经新译本:达秘J. N. Darby是英国弟兄会的创办人。他根据原文重新翻译
圣经。
近来还有很多新译本陆续出版。

4.中文译本
(1)景教的传入:635-650年涅斯多留(基督教派)在中国布道,宣教士阿罗本到达长
安,“翻经书殿”可能是指新约的翻译。
(2)天主教第一个到中国传道的是当时任北京大主教孟高未诺•约翰John Monte
Corvino, 他当时翻译了一些圣经。
(3)马士曼译本Jeshua Marshman:中文最早的翻译是马士曼传教士于1823年5月译成的。
(4)马礼逊Morrison译本:他在1807年启程来中国,经12年的翻译,于1824年5月译成
圣经,比马士曼译本重要。
(5)委办译本:4个差会12位传教士用20年的时间,于1859年译完新约,1862年译完旧
约。
(6)文理委办译本:1852年在上海出版新约。
(7)土话译本:1857年出版南京话译本,以后又有广东话、宁波话、温州话、汕头话、
厦门话、客家话、福州话,还有蒙文、藏文、满文等译本。
(8)浅文理译本:是美国圣公会主教施约瑟译成的,在1902年发行。后来又编成新旧约
串珠圣经。
(9)和合本:1890年上海传教士会议,提议由各教派联合起来重译,大家同意成立和合
译本委员会,把委员分成三组,分别翻译文理本、文言本和官话本。
翻译时有争论,如用“上帝”或“神”,用“洗”或“浸”等,结果采用不同名词来印
圣经。20年后,于1919年出版《官话和合译本》,就是我们今天所用的圣经。

5.翻译、印刷、推销
“祂对我说:‘将这默示明明的写在版上,使读的人容易读。’”(哈2:2)
(1)翻译:“将这默示明明的写”,可说是翻译。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各种不同语言的
翻译本达1400多种。
(2)印刷:“写在版上”,可说是印刷。
(3)推销:“使读的人容易读”,小字或作“随跑随读”。容易读,表明容易买。在英
国圣经公会于1804年成立之前,圣经是很昂贵的,而且很难买到。后来印刷推销,圣经
多印而且价廉。

6.其它
(1)圣经是“心书”:福州某人把“圣书”错读为“心书”,因他们的土音“圣”与“
心”读音相同。圣经确是医治人心灵的圣药。
(2)大英圣经公会在英文钦定圣经译本内印有:“若有发现一个错字,则予奖金以一镑
。”可见钦定本之校对精确,因为只有圣经是不可以加多或减少的:“我向一切听见这
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
;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启22:18-19)

结 论
有许多人不知道圣经是怎样形成的。有些人甚至怀疑圣经是否神所默示的。当他们发现
圣经有些地方似乎有矛盾,就更存疑心了。
如果我们好好地把这小册子多读几遍,我们就会把疑惑消除,更笃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
的。
我们必须认识“正典”是从神来的。使徒后教父的作品,可以作为参考,但伪经就不是
从神来的。
中文圣经是从原文圣经翻译的,但翻译的过程,也把英文等译本作为参考。如果几种古
卷出现不同的句语的时候,译者就取较好的古卷,但后面附有小字“有古卷作”、“或
作”、“有古卷有”等,我们可以按上下文或圣经教义加以选用,以求正确的解释。
我们当切慕神的话语:“神啊,我的心切慕祢,如鹿切慕溪水。”(诗42:1)以色列
的夏天和秋天是旱季,各溪涧没有水。但神的恩典是长流的溪水。我们多读神的话,神
的话就如同溪水长流在我们的心里。——林献羔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日

 

http://ye-su.cn/love/linxiangao/%E5%9C%A3%E7%BB%8F%E7%9A%84%E5%BD%A2%E6%88%90.htm

约翰•牛顿 《合乎敬虔的辩论之道》(A GUIDE TO GODLY DISPUTATION)

约翰•牛顿(1725—1807)《奇异恩典》的作者 — 译注

约翰•牛顿所认识的一个牧师,在准备写一篇文章批评另一位牧师没有坚持真理要义之前,写信给约翰牛顿,征询他的意见。牛顿回信如下:

亲爱的先生,

在你即将进入与人论战之际,我深知你所做的是出于对真理的爱,也不怀疑你善良温和的用心,我愿给你坚定地支持。依我看来,这争论双方,论道理你是那强者。你所坚持的本是确凿无疑之事,事理如此明显的在你这一方,就算是一个能力不及你的人,也会带着必胜的信心走上战场。因此我并不担心战斗的结果如何,但我愿意你得胜有余,并且你所胜的,不只是你的对手,还包括你自己。不过,就算你的对手没有取胜的机会,他仍有可能在战斗中使你受伤。因此,我把一些想法分享给你,仔细思考这些事,可以帮助你,就像上战场的战士穿上一套战衣铠甲。这盔甲可不像大卫所抱怨的扫罗的盔甲沉重累赘,因为你知道,这打仗的兵器来自那武装每一个基督战士的军械库,就是神的话语。我的建议分成以下三部分,关于对手的建议,关于公众的建议,和关于你自己的建议。

关于你的对手。我希望在你摊开纸笔准备回应之前,以及整个辩论之中,你都会为对手在主面前迫切诚恳的祷告,求神使他虚心下来,接受主的教导和祝福。这样做会直接影响你的心态,使你心中满有爱和怜悯。这样的心态会浮现在你所写的每一页上。

如果你认为他是一个主内弟兄,只是在所争论的问题上犯了错误。记住大卫王对约押所说的 “你们要为我的缘故,宽待那少年人押沙龙”(译注- 撒母耳记下18:5),这话在这里十分贴切:为了主的缘故,你要温和地待他。我们的主爱他,也担当他的软弱,因此你万不可藐视他,生硬待他。主担待他,也担待你,并期待你向你的对手显示出同样的温柔怜悯,赦免的心,正如你自己也需要赦免一样。再说,用不了多时你们就会在天上聚会,那时相逢一笑泯恩仇。你要常记住这件事,时常想到将来的日子。就算是你现在不得不提笔作文,反对他的错误,你还是要在个人层次上把他看成是亲爱弟兄,就是将来在天家里永远愉快相处的人。

如果你觉得你的对手是还没有悔改信主的人,还是上帝和他恩典的敌人(这样的判断,若不是有绝对充足的理由,应该是你最不情愿作出的无奈选择)。如果他在恩典以外,更应该成为同情而不是愤怒的对象。他不知道他所做的,但你却知道是什么使你与人不同的。如果上帝愿意,完全可以凭着他的主权如此安排,把你放在他现在的状态,而他变成你现在的状态,即为保卫福音而战。别忘了你们照自然本性,原都是瞎眼的。如果你记住这一点,你就不会去恨他或羞辱他,因为是主的怜悯,使你的眼睛打开,而不是他的眼睛打开。在所有陷入争论的人中,我们这些被称为加尔文主义者的人,最应该因为我们所坚持的教义,超越众人的显示出怜悯,谦卑,为别人考虑。如果我们认为人自己可以开自己的眼睛,人自己可以使心柔软,那么我们还有理由因他们的顽梗不化而愤怒,但既然我们的教义所教的与此正好相反,我们所该做的,就是以谦卑温和的态度,指出别人的错误,就像提摩太后书2:25节所教导的那样,“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 。如果你抱着这样的愿望,一心要为神所用,使人改正错误,你就一定会非常小心的不把绊脚石放在瞎子的路上,或者使用任何表达方式,引动怒气,使人更坚持错误,使他们的得救更不可能。

你所写的回复公开发表以后,在你的读者群中,会包括这三种人。第一种人是那些与你观点相左的人。针对这些人,我刚才所说的都适用。虽然你写信是给一个人,很多与他观点相同的人会看到,你对这一种人的态度和我前面所说的对直接对手应采取的态度相同,不管他们是一人还是千人。

你会遇到的第二种人是这样的,他们对信仰的讨论并不太关心,对所争论的道理也是人云亦云。并且大概早已凭着个人喜好,先入为主的以成见判断,自以为是。这本是一群非常不适合在真理教义上作出判断的人。但是,他们虽然不能够判断教义的内容,却能感觉出作者的心态和性情。他们至少知道谦卑温柔,满有爱心是一个基督徒作者应有的性情。因此虽然他们觉得关于恩典的教义,不过是一些教条和猜想,是纸上谈兵,从没有实际经历真理的大能,但是他们可以从我们所写出的文字,从我们这些宣称经验过福音教义的人的行为上,观察这些教义的实际果效。他们的眼光尖锐,一下能够看出我们已经偏离了谦卑的精神,并以此为证据,证明藐视我们的教义是应该的。圣经里那句有名的话,“人的愤怒并不成就神的义”,不幸成为日常的观察。如果我们对真理的热心中掺杂着愤怒、报复、嘲笑,以为是在为真理而战的时候,正羞辱了神的道,让人跌倒。我们征战的武器,那唯一能攻破谬误防线的,不是属血气的,而是属灵的。因此从神的话语和经验所得来的有力论据,总要以毫无争竟,存心忍耐,温温和和的方式,表达出来。让我们的读者感到,不管我们能不能使他们信服,至少我们对他们的灵魂充满善意,并且争论只是为真理的缘故。如果让他们看出来这善良动机,我们的目的已经完成一半了。人家会更倾向于冷静的考虑我们所说的。就算仍然不同意我们的意见,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用心良善。

你的读者群中的第三类,是和你自己观点相同的人。他们赞同你正试图证明的教义,并且因你本着圣经证明得条理清楚,就在知识上得到造就。我要提醒你,如果你肯把自己的心置于怜悯的律法之下,如同你的笔至于真理的约束之下,你就能为神所用造就人。否则的话,你反会对他们造成伤害。人都以自己为义,藐视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人。人常在这种性情的影响之下,还自以为热心全是为了上帝。我相信,你所要与之争辩的阿米念主义的主要论点正是来自于人心的骄傲,而我最愿意看到的,是它的相反,即那些真心拥护加尔文教义的人,都能毫无例外的怀着一个谦卑的心。

我自己认识这样的阿米念主义的弟兄,他们虽然因为缺乏神的光照,暂时没有勇气全心拥护白白得神恩典的教义,然而在行动上却证明他们的心在上帝面前是谦卑的。令我难过的反而是有这样的加尔文主义者,他们口头上誓言旦旦,把一切荣耀都归与上帝,把人的罪性说的一无是处,然而却不能查验自己的心态如何,以为自己比别人更有智慧,良善,以至于对那些不认同我们教义的人心怀藐视。这正是一个自义的心态所结的果子。自以为义的产生,可以依赖于人的工作,也可以依赖于人的教义。一个人可以有一颗法利赛人的心,同时头脑里却塞满了恩典教义的词藻。我再说,就是最好的圣徒也不能完全避免这种骄傲的酵,嘲笑对手,为自己高超的见解沾沾自喜。有人卷入争论是为了满足骄傲。这样的争论并不造就人,反而引动对方的怒气,使本该受益的人跌倒。我真心相信你所做的努力都包含着谦卑的精神,也希望这谦卑的精神也感染别人。

这引到了最后要考虑的,就是你自己。从表面上看,为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是一个应该值得嘉奖的服侍。我们有主的命令,要为真道竭力地争辩,要堵住那些不顺服之人的嘴。如果在教会的历史中有什么时期,是真的应该为真理而战,那就是现在了!因为今天谬误丛生,真理四面受敌,不是直接受到正面攻击,就是被严重扭曲。另一方面,我们实际发现,很少有参与信仰争论的人,不是明显的在争论中灵命受伤。他们不是因参与争辩骄傲自高,就是内心积攒愤怒苦毒,还有人的注意力从那些关乎信仰生命最直接紧要的教义迁移到枝节旁门的问题,纠缠不清。这些观察至少告诉我们一点,为真理与人争辩是一个荣耀的服侍,同时也是一个危险的战斗。我们可能把对手驳得哑口无言,同时却失去了那个谦卑温柔,与主同行的心态。你参与争辩的目的,我毫不怀疑是良善的。但是你需要警醒祷告,因为你一定会发现,撒旦正站在你的右边抵挡你。牠会扭曲你看问题的角度。虽然你是为真理而战,但如果没有时时刻刻的仰望上帝和他的扶持的话,这个征战会激动你心里那些与福音的真理不相符合的败坏的性情,并由此影响你自己与上帝的交通。

最后我要提醒你,在争论之中永远不可允许掺杂个人恩怨。如果你被不公的对待,那正是显出你是基督门徒的好机会。因你蒙召原是为此,“因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他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 (彼得前书2:22-23)。这正是我们的榜样。那“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雅各书3:17)。缺乏这样的性情的辩论,就好像苍蝇落在香膏之中,破坏了原有馨香之气,又使人劳苦的功效事倍功半。秉承错误的心态与人争辩,不能荣神益人,自己也不能得安慰。在争辩的时候显出自己的聪明,博得廉价的喝彩,是很容易做到的事,但我知道你的目的比这些高尚的多。与其赚取千人的赞誉,不如实际改变一人的偏见。希望你充分地意识到所维护的福音真理的宝贵庄严,同时对涉及到的人的灵魂充满了真正的同情。

最后,祝愿你为万军之主耶和华的名,依靠他的大能大力,征战得胜。愿上帝使你满有圣灵的恩膏,在众人心中为主作出美好的见证。阿门!

原文链接 http://thirdmill.org/newfiles/joh_newton/PT.Newton.godly.disputation.pdf
译文无版权,欢迎转贴

Burnt Biscuit (“恩慈”最好的註腳)

 

This is from Kaichao Chang in ACCC. 

Chuck Swindoll 牧師說:

 

好丈夫的記號是什麼?如果只能選一樣,我會選恩慈 Kindness,恩慈是做丈夫的,大都以為自己已經做到、應該可以做到、或是不難做到、實際卻很難做到的。

 

 所附的這篇見證是“恩慈”最好的註腳!Enjoy!

 ================================

Burnt Biscuit

A Lesson at Breakfast Eighty Years Ago  —————————–    by Art Ernst

 When I was a little boy 5 years of age, living on the farm, Mama liked to start the day right by cooking a tasteful breakfast, usually at 5:00 a.m.

 Burnt Biscuit1

 

 

 

 

 

 

 

 

 

Perfectly cooked biscuits should look like this ☺

 One morning, so long ago, Mama placed a plate of fried eggs and bacon and fried apples in front of all the family, and placed an extremely burned plate of biscuits in the center of the table.

 I remember waiting to see if Dad would notice: But all he did was reach for a biscuit, as he smiled at Mama.

 I remember watching him smear butter and jelly on that ugly burned biscuit. He ate every bite of that thing … never made a face or said a word about it.

 When I got up from the table that morning, I remember hearing Mama apologize to Dad for burning the biscuits. And I’ll never forget what he said. “Honey, I love burned biscuits every now and then.”

 Later that morning, I asked him if he really liked his biscuits burned?

 He wrapped me in his arms and said, “Your Mama puts in a hard day at work every day and she gets tired: There’s just as much love in a burned biscuit as there is in an unburned one: And besides, a little burned biscuit every now and then never hurt anybody!”

Burnt Biscuit2

 

 

 

 

 

 

 

The author Art Ernst and his wife of Jane (they got married for 57 years)

 As I’ve grown older, I’ve thought about that morning many times. Life is not always fair and it is full of imperfect things and imperfect people and I’m not perfect.

 I forget things like everybody else. But what I’ve learned over the years, is that learning to accept each other’s faults and choosing to celebrate each others differences i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keys to creating healthy, growing, and lasting relationships.

 Throughout our married life, if my wife, Jane, burned something, I’d say, “Sweetheart, I like it that way.” Which I really did, as she prepared it out of love. All her food has one main ingredient, “LOVE”.

 And that’s my wish for each of my children and grandchildren; that you will learn to take the good, bad and ugly parts of your life and overcome them with kindness: Because in the end…

 True thoughtfulness, forgiveness and consideration will give you a relationship where a burnt biscuit ain’t such a big deal!

 This can be extended to any relationship. In fact, understanding is the real basis of all relationships, be it brother-sister, husband-wife, parent-child, partners or just plain old friendship!

 Learn to be resilient.

Be kinder than necessary because everybody you meet is fighting some kind of battle.

Don’t put the key to your happiness in someone else’s pocket — keep it in your own.

“So, please pass me a biscuit,” and yeah, the burned one will be just fine!

Remember, 

“As rain and sunshine nourish the flowers, so praise and encouragement nourishes the human spirit.”

This is the lesson I learned at Breakfast 80 years ago.

 “Thanks, Dad!”

 From Dad, with Everlasting Love, to Rick, Randy and Heather, and all the Grands.

 Burnt Biscuit3

 

 

 

 

 

 

 

(Left to Right) Wife Jane, son Rick, daughter Heather, son Randy, and Art

 Art lives in a retirement home in Nebraska with his wife of 57 years, Jane. Art is a former Methodist Minister who now enjoys writing poetry and visiting with his three children and seven grandchildren.

按照圣经教导子女-刘志雄 夫妇

按照圣经教导子女刘志雄 夫妇
  父母如何按着圣经真理教导儿女?刘志雄夫妇本身育有10个子女,个个长大了都仍与父母关系密切,终身视父母为良朋好友,为什么?本书风格相当亲切、生活化,视角新颖有光亮、是为人父母者,得到圣经教导子女的整全观和作法指导的重要参考之书。
返回『婚恋辅导』

为什么真爱需要等待 – 麦道卫 著

一本书带来一场青年人的运动!
一场青年人的运动带来一种生活方式的更新!

1987年,美国著名的婚姻与青少年问题专家麦道卫先生推出了《真爱等待》,倡导青年人向婚前性行为说”不”。此书出版之后,立刻在美国引起强烈的反响。许多青年人开始认真思考”爱情、婚姻和人生。”的问题。很快,美国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真爱等待”运动。随后这场运动发展到欧洲、南北美洲和非洲。到2004年为止,”真爱运动”已在全世界85个国家扎根;共有几百万青少年签署真爱立约卡。

1987年 《真爱等待》第一版在美国出版
1993年 “真爱等待”运动在美国田纳西州发起
1994年 约有21万美国青少年签署真爱立约卡
1996年 “真爱等待”运动在亚特兰大的奥运会期闫举行活动
1997年 “真爱等待”运动席卷美国大学校园.共发放了约50万张立约卡
2002年 在欧洲、北美洲、南美洲和非洲纷纷出现。”真爱等待”族,坚持并宣扬”真爱等待”理念
2002年 《为什么真爱需要等待>在美国出版
2004年 在奥运会期间,来自全世界二十多个国家的约46万张“真爱立约卡”被带到希腊雅典举行活动
2004年 《为什么真爱需要等待>在中国出版
2004年 “真爱等待”运动在中国兴起

 

 

十项妨害基督徒属灵成长的障碍

史鲍尔

  

    一九八0年代,盖洛普机构进行了一项有关美国人宗教生活的全面调查,虽然各大杂志已刊登过这个研究的主要结果,但其实还有无数资料是没有公开的。后来盖洛普将资料交给《今日基督教杂志》(Christianity Today),该杂志就邀请了几位神学家从事研究和评估。我也在受邀之列,所以有幸能看到这些完整的资料。

      这调查的结果不但发人深省,而且颇令人讶异,最值得注意的有以下几点:(1)超过六千万的美国人宣称自己有个人的悔改经历;(2)有非常高比例的美国人说他们相信圣经是神的话。

   不过与这些宣称形成对比的是,即使是所谓福音派信仰的美国人,对圣经的内容也很陌生,对基督教历史和正统基督教神学更是无知。但最令人震惊的发现是,大多数宣称相信圣经的人,对美国文化的架构和价值观没有或是只有很少的影响力。例如,近来一些有关性道德和堕胎的调查结果显示,福音派基督徒与非基督徒在行为表现上的差别真是微不足道。换句话说,这些调查指出一件事实:基督教的“信仰”对于人们的生活和美国的文化并没有发生什么真正的影响。当然,这些调查是否准确则又是另一个问题。

   怎会如此呢?我想有一个可能是,也许很多宣称自己有悔改经验的人,误解了何谓悔改,又或者他们在说谎。如果说,有一半自称重生的人是真正得着新生,那么美国已经经历到比大觉醒时代更大的复兴了。

   如果这个复兴真的已经来到,我们倒要问,为什么找不到多少属灵复兴对文化产生影响的证据?难道这是一个无法带来改革的大复兴吗?若是如此,那么这大概是基督教历史上复兴与社会改革之间差距最大的一个年代了。这种复兴不过是一个假象,是虚假的,而不是真正圣经信仰的复兴。

   另有些人的看法比较乐观,他们认为,我们未能见到复兴对生活和文化产生影响,主要原因是时间未到。数以万计的重生人士今天还在属灵婴孩阶段,总要等他们的属灵生命成熟后,才会对全国发生影响。

   在属世文化里,青少年虽然有塑造价值观的能力,但是他们的影响力远比不上有权有势的成年人;而婴孩则完全没有塑造文化价值观的能力,他们只会发出要吃奶的哭声。婴孩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思想和技巧,所以无论在家中或社会里,人们都不会征求他们的意见。只有等他们长大成人后,才有资格领导家庭和社会。

   我们希望那些还是属灵婴孩的人,能够长大成熟,对家庭、社会、国家和世界能发挥重大的影响力。可是这事目前还未发生,以后也许也不会发生。

   基督徒必须知道,要有真正的属灵复兴和社会改革,我们必须克服一些障碍。在下文中我列出十项妨害基督徒属灵成长的障碍,并逐一予以分析:

   障碍一:误解孩童般信心的含义

   有些基督教圈子将孩童般的信心(childlike faith)过分高举,以此为属灵的理想,其实这有违于圣经对信心所定的真义。不错,新约圣经确实描述过孩童般的信心,并且视之为美德,因主耶稣说过:“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可10:15)

   但像小孩子的信心是什么呢?像乃是指一种类比。这种类比是很明显的,如小孩子信任父母、听从他们,我们也当这样地信赖神。婴孩的生存全赖父母的照顾,当一个小孩爬近火炉边时,父母会劝阻说:“不可以!”父母不可能来得及向孩子解释复杂的热力学,再说,这种解释也是浪费时间,因为孩子听不懂。可是当孩子渐渐长大后,他们对父母领导的信赖会日渐减少,然后他们开始懂得问为什么,不久之后他们还会开始叛逆。

 但叛逆是神国所不能接受的事,神的儿女需要保持孩童般的敬畏之心,信赖天父。我们需要操练向神保持绝对的信心,因为神是值得我们毫无保留地去信任的。事实上,不从心里毫无保留地信赖神是愚不可及的,也是鲁莽的,因为神是全然可信的。成熟的基督徒永不应失去这种孩童般的信心。

 但孩童般的信心与幼稚的信心(childish faith)有天壤之别,二者常常被人混淆。幼稚的信心不能学习神深奥的道理,幼稚的信心只爱一直吃奶,不吃干粮。因这缘故,圣经如此警告幼稚的基督徒:

 “看你们学习的工夫,本该作师傅,谁知还得有人将神圣言小学的开端另教导你们,并且成了那必须吃奶、不能吃干粮的人。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因为他是婴孩。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了”(来5:12-14)。

 新约圣经呼召信徒要长大成熟,使徒保罗说:“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林前13:11)保罗进一步把在何事上我们应作婴孩,和在何事上应作大人区分出来,他说:“弟兄们,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然而,在恶事上要作婴孩,在心志上总要作大人。”(林前14:20)

   障碍二:害怕怀疑主义的神学思想

   基督教亚文化群对神学的价值往往存着很深的怀疑,而许多时候,这种对神学的厌恶是来自于对神学家的质疑。

 著名的圣公会护教家嘉撒莱(J.V.Langmead Casserley)在其名著《护教与宣教》(Apologetics & Evangelism)一书中,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讨论“知识分子的叛逆”(The Treason of the Intellectuals)这个题目。嘉撒莱观察说,基督徒之所以愈来愈对神学家质疑,乃是因为见到高等批判学家对圣经和传统基督教所显出的极端怀疑主义。宣称神已死的人,是教会中的神学家:大力攻击圣经可信性的,是神学院和基督教大学中的教授。本世纪初,荷兰改革宗神学家凯帕尔(Abraham Kuyper,1837~1920)甚至说:“圣经批判学已成了圣经拆毁学。”

 事实上,不少美国的神学院已成了不信派的阵营。许多基督徒父母会很惊讶地发现,当自己的孩子在基督教大学读过书后,心中竟然充满各样的不信与疑惑——都是从教授们那儿学来的。人对这种神学背叛的现象,其反应是:“若这就是读神学的结果,还是不读为佳。”

 不错,神学确实有坏的神学,严格的神学研讨确实会让学生暴露在怀疑的批评学之下,而且,不少过去所谓的基督教神学确实只是神学家们为自己的不信所找的辩护藉口。

 但我们也要记得,怀疑主义的神学思想虽然现今在我们的校园中猖獗流行,但它并不是什么新事。耶稣在世时,祂最大的敌人也是神职人员,当时的神学家都恨恶耶稣的神学。我们若为了逃避坏的神学,便排斥一切神学和神学教育,无疑是一种属灵的自杀,也可算是另一种的叛逆。抗拒神学就是拒抗神的知识,这不是基督徒应该做的。

   障碍三:浅信主义的谬误

   浅信主义(easy believism)是古代反律法主义之异端的现代翻版。浅信主义认为,只要一个人决意选择基督,祷告接受耶稣为救主(Savior),他不需要接受耶稣为主(Lord),也不必受律法的约束。

 今天没有基督徒教师会说,一个人接受基督为救主,但不需要接受祂为主:他们会鼓励属肉体的基督徒应更加属灵,更加顺服基督。但他们避开不提接受基督为主也是得救的一部分,他们坚持说,以基督为主对得救者不是必要的,他们容许基督徒属肉体的这件事实。

 这种形式的反律法主义在美国福音派中十分流行,甚至势力浩大。目前有人提倡“尊主救恩论”(Lordship Salvation),即针对此点提出反对。

 最近有一位牧者跟我说,他们教会中有一位青年人吸毒,又与女友同居。牧者辅导他时,谈及他的生活方式有问题,但这青年人说:“牧师,没关系,我是一个属肉体的基督徒嘛!”

 在圣经里,所谓基督徒乃是指成为基督的门徒之意。门徒就是进了基督学校的学生:诚如此词的意义,门徒乃是蒙召接受训练学习神的事。

   障碍四:新修道主义

   修道主义(monasticism)运动在教会历史上高举远离尘世生活。遁入修道院门者,为的是超脱邪恶世界的侵扰,修道院乃是追求属灵纯洁生活者的庇护所。

 修道院的生活一般都是祷告与灵修,对另一些人来说,那也是作深入学术研究的好地方。传统修道主义和新修道主义(neo-monastlclsm)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后者没有神学方面的学术研究。

 我这里所谈到的新修道主义,是指福音派信徒脱离世界的趋势,它是一种心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它是一种对世界的否定,但又比排斥世俗主义为更甚,它全然否定世界是基督徒活动的主要舞台,只把基督徒的活动限制在一个属灵的隔离区里,而且拒绝研究任何没有明显福音性的事物。

 我还记得当我信主后第二年,身为一个大学二年级生,我在上课时对西方哲学产生强烈的兴趣。教授讲到奥古斯丁的一篇文章,唤醒我对神的属性有一个全新层面的理解。初信的我渴望在信仰上进深,我觉得奥古斯丁和一些与他类似之人的作品,会在这方面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于是,我决定从主修圣经改为主修哲学。但作了这个决定后,我立时被校园的福音派信徒群孤立起来。我的朋友对我这种外表看来是背道的举止,投以恐惧的眼光,很多人引用以下这段经节来劝勉我:“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西2:8)

 朋友们的态度不但伤害了我,也使我不知所措,我读哲学是为了加强自己对神的认识,而不是要削弱我的信仰。虽然我不再主修圣经,但我并没有否定圣经,也没有不研读圣经。我不能理解,一个人怎能在未懂之前,却知道该谨慎什么。我读属世的哲学,是为了希望能更进一步地领会圣经所启示深邃而丰富的道理:同时这也可以帮助我认识基督教护教学中的一些重要课题。我从来不认为我们该放手将世界交给异教徒。

 新修道主义孕育了无知——不单对文化无知,对影响文化的思想无知,甚至对神学也无知。它只显示我们缺欠信心,而不能刚强我们的信心。

 新修道主义的影响遗祸无穷。我们从世界中退缩,因着弃权便注定要失败。我们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的文化愈来愈世俗化,而感到束手无策,并且也不知为何会变成这种下场。

   障碍五:畏惧争辩

   神学必会产生争辩,这是无可置疑的。只要人一开始研究神学,就一定会有争辩。但我们都希望人际关系标志着合一与和谐,而且我们也知道圣经反对人纷争、武断、好辩,我们需要结出圣灵的果子来,包括仁爱、忍耐、和平、温柔等。

 于是我们这样结论说:如果我们要想脱离争辩,结出属灵的果子来,那么我们就不能研究神学。美国有一句格言说:“千万不可讨论宗教和政治。”这句话之所以会成为格言,乃是因为讨论宗教和政治只会生火,不能产生亮光。我们对于因神学争辩所产生的种种宗教迫害和政治斗争已感到厌倦。

 但是对神学的委身总会导致争辩。斯托得(John Stott)在其名著《独排众议的基督》(Christ the Controversialist)一书中说,所有读圣经的人都可看出,耶稣的一生充满争辩的风暴。使徒和以前的先知几乎没有一天的生活是没有争辩的。保罗说他在雅典时,每日都在市上与所遇见的人辩论。避开争辩就是避开基督。我们要和平,但却不是要那种把真理牺牲了的屈从式的和平、或属肉体的和平。

 圣经吩咐我们要避免世俗的虚谈,它也劝勉基督徒应投入纯正、敬虔的争论中。基督徒的争辩有其积极面,他们之所以会争辩神学的问题,是因为他们知道真理(特别是神学真理)带有永恒的后果,因为关系重大,必导致情绪高涨。

  产生不敬虔争辩的原因,往往不是因为争辩者的神学知识太多,反而是因为他们知道的太少,以致不能分辨关键性的问题和不应使我们分裂的微枝末节两者间的不同。我们还有另一句格言:“知识不足是件危险的事。”只有不成熟的神学生才会吹毛求疵;一知半解的神学家是最好辩斗勇的。只有那些研究得愈深入的神学家,才愈知道在哪个议题上应宽容,在哪个议题上可以妥协,在哪个议题上应竭力争辩。

  障碍六:反理智的时代

  我觉得我们正处于基督教历史中最严重的一个反理智(anti-intellectual)时代。我并不是说我们反学术、反科技、反科学,而是反理智,也就是反对用头脑去思考。

我们生活在一个对理性过敏的时代。因为存在哲学影响广大之故,我们变成一个只注重感受的社会,连我们所用的语言都显露出这一点。我们神学院的学生在试卷上常这样写道:“我觉得这是错的……”;或“我觉得这是真的……。”我总是把他们的觉得一词改作认为,因为觉得是凭感受,而认为是经思考而来,两者的差别太大了。

  基督教信仰把头脑(mind)放在第一位,也把心(heart)放在第一位。从表面上看来,这似乎是个矛盾的说法,怎能二者同时占第一位呢?不是只能有一件是占首位的吗?当然我们不能在同一时间、同一关系上将两者同时放在第一位上。当我说两者均占首位时,我是指两种不同的情况。

从重要性上来说,心是首要的。如果我头脑中拥有正确的教义,但心中对基督没有爱,我就不可能进入神的国。我的心在神面前是否正确,远比我的神学观念是否无懈可击更为重要。

但是要使我的心正确,从次序上说,理智则是首要的。我们头脑所没有的,心中也一定没有。我怎能爱一个自己完全不理解的神或耶稣呢?只有当我愈多了解神的性情,我才愈能爱祂。

神藉着一本书向我们启示祂自己,此书是用文字写成的,这书中的观念必须靠头脑去理解。不错,书中存在着一些难解的奥秘,但神赐下启示的目的,就是要我们用自己的头脑去理解,然后这些真理才会穿透我们的内心。轻视神学研究就是轻视学习神的话。

  障碍七:世界的引诱

  本仁·约翰所写的《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一书中,那位名叫基督徒的主角在奔走天路时,第一个所面对的试探就是世智先生(Mr.Worldly Wiseman)。世智先生并没有被称为假神学先生,但他所教的正是假神学。

世界藉着情欲、物质和享乐主义等来引诱我们,但其中最有力的引诱之一,是叫我们去接受在今天文化中流行的真理观。

布卢姆(Allan Bloom)在其《美国思考力的结束》(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一书中,论证现代教育几乎全是属于用相对主义作为主导的认识论。美国人将可用理性认知的客观真理拒诸门外。相对主义最终是属于非理性的;说“真理是相对的”,实在是不经大脑,这句话不可能是正确的。“一切真理都是相对的”这句话本身既然是相对的,因此也就没有真实的价值。

世俗教育的这种思维方式——即反理智的思想倾向——已经渗透且几乎战胜了福音派信仰。如今福音派信徒都极乐于肯定各种两极化的矛盾思想,并接受互相排斥的各种神学思想。

但福音派信徒不会称这种现象为相对主义或主观主义。这种哲学思想已经经过洗礼而属灵化,并且被人披上宗教术语的外衣。圣灵的引导已使得无数认识论的罪变得合法化,人人可以凭着圣灵的引导去做圣经明文禁止的事,这种主观式的引导被用来取代了圣经,因为真理已被视为是相对的。他们藉口说神心中有更高层次的逻辑,使自己这种肯定非理性之矛盾思想的态度,得以合法化。

如果我们想为圣经找出一个连贯性,一致性,且又合乎逻辑和理性的解释,立刻便会被人指责敬拜亚里斯多德为偶像。因为理性主义的哲学思想一直是与基督教为敌的,所以基督徒便远远逃避一切貌似理性主义的思想。再加上,由于基督教包含的真理是不能只由理性思考就发掘出来的,因此我们便认为理性是可以牺牲掉的。

基督教不是理性主义,但却是合乎理性的。基督教的信仰中包含着理性所无法洞察的真理,但这真理是远超理性,而非不合理性。追求对神话语有连贯性的认识,是一种美德,而非恶行;神的话不是非理性的,祂的话是设计好让我们头脑去理解的。

  障碍八:以灵修代替研读

  灵修式的读经会不会成为基督徒成长的障碍呢?如果用这种读经方式取代严谨的圣经研读,我的答案是:会。

但我也必须承认,我不知道“灵修式读经”与严格的圣经研读真正分别何在。严谨的研经本身就是一种灵修方式。鲁益师(C.S.Lewis)在其《老书选读》(On the Reading of Old Books)一书中写道:

此书是一种尝试。此书是为一般人,而不是尊为神学学者翻译的。如果成功的话,其他伟大的基督教著作也会跟着被这样翻译出来。但此书也不是同类书的第一本,《效法》(Imitation),《完美的尺度》(Scale of Perfection),和英国诺里奇城的祖莉安夫人所著的《启示》(Revelations)等作品早已在市上流行,而且很有价值,虽然真中有些作品的学术性不高。不过它们全都是灵修书籍,不是教义书籍。但信徒除了需要激励外,也需要教导,尤其在今天这个时代,信徒在知识上的需要愈来愈迫切。我虽不会在这两类书之间把界线划分得太清楚,但对我来说,教义著作在灵修上对我的帮助远较灵修著作为大,我相信不少人也与我有同样的经历。我也相信有许多人当他们坐下或跪下读一本灵修书时,只觉得“一切如常”;但是如果他们一手拿着铅笔,一面很严肃地愿读一本神学著作时,心中会不期然地歌唱起来。

每日灵修的读物很多,但每日肯花十五至三十分钟读圣经的人却是少数。当然,每天读十五分钟的圣经比完全不读好一点。但问题是,我们只靠每天读十五至三十分钟的圣经,便足以掘出圣经的深奥吗?任何一个学科都不能靠这么简短的时间去掌握吧!要想深入了解神的话,便需要付出更大的专注、更大的努力,而不是一些短时间的灵修阅读而已。灵修阅读可作为深入研读的辅助,但不足以取代研读。

  障碍九:怠惰

  巴特(Karl Barth)指出,堕落之人类有三样最基本和最严重的罪,那就是:骄傲、不诚实和怠惰。我不知道巴特对这几样罪的排名次序是否正确,但是这几样在圣经中的确是很严重的罪行。

   如果堕落的人性中有强烈的怠惰倾向,那么我们便须小心提防。千万不要以为重生之后,我们便立刻能脱离怠惰。正如我们不会一下子就从骄傲和不诚实中改正过来一样,我们也不会一下子就从好逸恶劳中改正过来。

基督徒生活要殷勤。我们是藉着与神同工来完成成圣的过程,神应许赐给我们帮助,但神的帮助并不能免除我们的责任。“就当恐惧战兢,作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2-13)

  这得救的工夫不会为我们换取功德或使得我们称义,它乃是称义之后当作的努力,也是信心所结的果子。懒惰的基督徒因为不肯用心研读神的话,便不可能成长。

我常常警惕我的神学生说,神学的错误是罪恶。他们反驳说,犯这种错并没有道德上的责任。但我告诉他们,人们错解圣经并不是因为圣灵不作工,而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努力。我们未能尽心、尽性爱神,以致不肯全心全意研究有关神的事。

  障碍十:不顺服

  把不顺服归纳为我们未能长大成熟的一项独立因素,也许会引起误解,因为不顺服本来也包含在其他所有的原因中。但我的意思是要用不顺服作为各种原因的总结。

当我们思考基督徒为何有时会忽略神学研究的种种原因时,我们也要知道神学研究有其重要的正面功用。我们应该努力克服一切的障碍,深入认识神学。

  一、神学能喂养我们的灵性

  要想叫一个人从心灵里热切追求永生神,他首先必须在思想上拥有关于神性情和旨意的知识。头脑所没有的,心中也必然没有。虽然头脑有的神学思想不一定能刺透灵魂,但是头脑所没有的东西,更不可能刺透灵魂。

藉理智认识教义,是属灵成长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所谓必要条件,乃是为达到某种预期结果一定要具备的条件,欠缺它就一定不能达到预期的结果。例如氧气是起火的必要条件,可是单有氧气也不能起火——幸好如此,否则若氧气会自动起火,我们这个充满氧气的世界就要烧起来了。因此,氧气虽是起火的必要条件,但它本身却不足以起火。照样,教义也是点亮我们心灵之火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若没有圣灵在我们心中作工,单有教义——即使是健全的教义——我们的心也仍是冰冷的。

  二、神命令我们勤奋研读

  追求神学知识的第二个原因是,神学研究的主体是神,祂命令我们在教义的知识上长进。保罗叫我们要把孩子的事丢弃了(参林前13:11),才能在基督徒的知识上不断增长。我们在恶事上要作婴孩,在知识上却要作大人(参林前14:20)。我们这样作的目的不是要自高自大,而是要在恩典中有长进。成熟的知识是成熟生活的基础。在认识神上成长是极大的喜乐,也是一种极大的特权;这是一件使我们喜乐的事。但它还不仅是特权而已,它也是一种义务。神命令我们要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试想旧约圣经中神给以色列人要听的命令:

  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也要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又要写在你房屋的门框上,并你的城门上(申6:4-9)。

神这条命令的核心就是要我们严谨地学习神的律法,认识祂的启示。这绝不是一种即兴、不经心的学习,而是深浸其中的神学研究。

我们想提醒读者的是,健全的神学不一定能带来健全的生活;但是没有健全的神学,就一定不能过健全的生活。从这个角度来看,神学绝不是一种抽离现实的学问,它不但关乎生与死,甚至关乎永生与永死。

(选自作者著《神学入门》)

基督徒可以不可以学太极拳?

 

基督徒可以不可以学太极拳?
(一) 从太极拳就是武术气功说起
 

 

基督徒可以不可以学太极拳?这个题目太难了。为什么呢?因为它的难度还不是在对错的问题,而是在它的争议性,且牵连的层面太深、太广了。太极拳不仅是中国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它也多多少少成为世界文化的一部分了。我们都有亲友,基督徒在练太极拳,甚至教授太极拳。许多人从太极拳得到了健身的好处,已经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每次的华人庆典,有可能会有太极拳、太极剑的表演。如果说基督徒不能打太极拳我想会有许多基督徒大力的反对。

 

有基督徒会说,他们修习太极拳只为养生的目的而已。关键是如果太极拳的本质是 通灵术 (occultism),为健身目的,修炼太极拳就如同鱼儿吃鱼钩上的鱼饵一样。许多基督徒修习健身瑜伽(Hatha Yoga), 以为它是对身心有益的修炼,不知它与打坐交鬼的 Kundalini Yoga 本质是一致的。

 

问题是,太极拳是不是气功的一支?气功的本质是不是occultism ?干脆的说,太极拳练气法是不是通灵术 ?

 

我试着从理论与实际两方面上来解释为什么基督徒不可以修习太极拳。当然,如同我的一贯声明, 这是我的看法,供你参考,并不代表CCCM。做个开头,希望你能反应你的看法。我自己认为太极拳如果没有这些牵扯,它是很美的舞蹈,也是很好的运动。但他的流行对文化上是非常负面的,因为它是恶者的饵是人与黑暗权势打交道的切入点

 

对太极拳的修习者,特别是我的朋友们,笔者在这里为我的缺乏道德勇气,没有早早的规劝,致最真挚的歉意。也许是我的懦弱,也是我当时缺少理论的立足点,或太珍惜你我之间的友谊吧。

 

我的论点第一,太极拳与气功的关系,太极拳就是气功的一支,气功武术(小光,气功揭密作者)!第二, 气功的宗教性:气功就是与法术与通灵术有关的 occultism。如下图:

 

 

太极拳 <> 气功  <> 瑜珈等通灵术

 

还没开始之前,先说说一般宗教与 cult, occult 的不同。变异的宗教如 David Koresh 与 Jim Jones 等所创立的叫 cults。他们依附在基督教,但骨子里是变异的邪教。Occult 也与宗教不同。一般说来,正常的宗教没有法术与通灵术的成分在内,如果“宗教”的成分有通灵、法术者皆为 occults, 如密宗佛教,一贯道,法论功,印度教,新世纪运动等等都是 occults。气功虽然不是宗教性的,但它的本质与操练法门与印度教,新世纪运动等是一致的。它与法论功的不同是,法论功有佛教作它的理论基础;法论功 = 气功 + 佛教。 

 

~~~~ 太极拳与气功的异同 ~~~~

 

以下从网上节录了一些文章关于“太极拳与气功的异同” 给你参考。这些组织都是在气功的理论与实际结合有名有姓的组织。大部分的文章都相当的有分量,反复被应用。太极拳与气功的产生与修炼的法门是一致的。

 

从太极拳的产生来讲,它不仅综合吸收了武术多家拳法的长处,而且吸收了古代导引、吐呐等养生功法的精华,使气功锻炼的一些要领、方法成为太极拳基本功当中的一部分重要内容。[1]

 

从气功锻炼的要求来讲,太极拳锻炼也讲究意念的引导,要求心静、体松,也要求调身、调息、调心,从这一角度讲,也可将太极拳列为气功功法之一。[1]

 

从理论上来讲,它们各自都运用中国古代的阴阳学说作指导,… [1]

 

其次,从锻炼的方法和要领上来讲,气功主要是通过身体放松、精神放松而达到入静的气功态,从而实现健身的目的,调神是其核心内容;太极拳则从身体动作入手,经过“由松入柔、积柔成刚”的过程而锻炼出一种柔性的、连续不断的、具有穿透性的缠丝劲。[1]

 

从太极拳也具有健身作用这方面来讲,和气功有着相同之处。[2]

 
其次,从太极拳的产生来讲,它不仅综合吸收了武术多家拳法的长处,而且吸收了古代导引、吐呐等养生功法的精华,使气功锻炼的一些要领、方法成为太极拳基本功当中的一部分重要内容。[2]

 

从理论上来讲,它们各自都运用中国古代的阴阳学说作指导,并运用中医经络理论来解释各自锻炼中出现的现象。[2]

 

从它们的最终目的和作用上来讲,太极拳是通过“以意领气,以气引力”的不断练习,最终达到意、气、力完美结合的境界,从而做到在技击当中意到气到,气到力到;气功的最终目的是医疗作用,是通过气功练习之后,强健身体,延年益寿。[1]

 

太极拳和气功关系密不可分,太极拳是动中求静,气功则是静中求动.气功通过入静意守,产生动作,激荡内气.使气血通过任,督,冲三脉,在周身循环不息。气功通过入静意守,产生动作,激荡内气.使气血通过任,督,冲三脉,在周身循环不息.太极拳要求运转先天之气,虚灵顶劲,气沈丹田,含胸塌腰,沈肩坠肘,尾闾中正,松跨合裆,上下相随,在运动中,身体,姿势,动作要走圆.气功和太极拳又都讲究腹式呼吸. [2]

 

太极拳本来就是一种很好的气功.目前有一些人只知道太极拳是一种武术,而不知道太极拳从创始至今都包含着一种气功运动,原因就是对太极拳锻炼要领没有足够的认识. [2]

 

太极拳动作和气功训练要密切配合,要做到手,眼,身法步协调一致.精神,气,力,功内外结合,气力合一,以丹田之气贯达四肢.这也就是太极拳家们常说”始而意动,续而内动,然后形动”.是内动带外形,外形合内动,由内及外,以外引内,最后做到内外合一. 这是太极拳特定的要求,它和气功,太极拳功架,基本功相依互用。 [2]

 

太极拳和气功都是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的文化瑰宝,二者是相辅相成的统一体,它们互相依存、互相制约、互相配合,是一个具有一连串圆转柔和动作的整体。太极之中有气功,气功之中有拳动,即动中有气,气中有动。[3]

 

太極拳、八段錦也是氣功的一種。八段錦一般將它歸列為武術氣功,主要作用為攻防及健身。太極拳則分兩種,一為養生氣功,藉動作行氣使 臟腑因運動而平衡調和,並強化臟腑之機能。楊家太極拳即此。另一為武術氣功陳家太極拳即是。[4]


太极拳之练气法 [5]

初学太极拳时所修习的气功,基本上是在完全入静的情况下, 肢体能够自发的运动,而且是静极生动的现象;这也就是气功中所谓的「自发动功」,也是动功的一种。自发动功是藉由人体于放松时,所不由自主地做出的动作,而达到一定程度后,开始习练大家耳熟能详的「小周天」练气法。在太极拳中将此练气法分为先天往后天与后天往先天二种不同的导引方式,这二种不同的方式用气功术语来说也就是「正转周天」与「逆转周天」。下面将此二种导引法列表,分享诸位,一窥其顺序与差异。
先天气往后天气
后天气往先天气
由前往后
由后往前
下丹田气往下达于会阴
从尾闾而起,缘脊上行
经玉枕、天灵等穴
下至前额(上单田)、人中、天突、
心窝(中单田)、肚脐…等处而仍归于下丹田

下丹田气往上过肚脐、心窝(中单田)、
天突、人中、前额(上单田)等处
经天灵、玉枕等穴,缘脊下行
由尾闾而过,达于会阴
往上仍归于下丹田

总之,气功与太极拳相似而又不完全相同。气功成为太极拳基本功练习的重要内容,而太极拳的一些方法要领也成为气功界人士缔创太极气功的借鉴内容。[1]

 

~~~~ 总结 ~~~~

 

从上所论,我们可以合理的说太極拳是氣功的一種或可称太极拳为養生氣功或武術氣功

 

~~~~ 参考 ~~~~

 

1.气功与太极拳有何异同?太极养生网,  http://www.teage.com/qigong/12572153132.html
2.太极拳和气功,文学博客网,作者: yilvfeng1986   发表日期: 2006-03-26 , Blog.Readnovel.com
3.气功与太极拳有何异同?中国雅虎,知识堂,
    
  http://ks.cn.yahoo.com/question/1407050701296.html
4.  太極拳、八段錦等傳統運動算是氣功嗎?它們和我們所學習的灶蘭禪識氣功有那些異同之處?高雄气功协会,http://www.qikong.org.tw/qikong.htm
5.气功与太极拳之异同论,作者: patton ,http://gbwww.ptt.cc/man/Chi-Gong/DBA7/M.972406072.A.html, 2000



一位练过瑜珈的基督徒写的见证(转载)

圣经是什么?

问题:圣经是什么?

回答: “Bible”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和希腊语,意思是“书”,一个恰当的名字,因为圣经是所有人的书,一直都是。没有其他的书像它一样,它本身自成一类。

圣经由66个不同的书卷组成。其中有法律,比如利未记和申命记;历史,像以斯拉记和使徒行;诗歌,如诗篇和传道书;预言,如以赛亚书和启示录;传记,有马太福音,约翰福音;以及书信(正式的信件),比如提多书和希伯来书。

作者
约40个人类作者跨越了1500年写成圣经。这些人中有国王,渔民,神职人员,政府官员,农民,牧羊人,医生。这样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不可思议地同心协力围绕同一主题写成了一本书。

圣经的同一性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归根结底,它有一个作者,就是神自己。圣经是“神所默示”(提摩太后书3:16)。人类作者只是写下了神要他写的东西,结果正是完美和圣洁的神的道(诗篇12:6; 彼得后书1:21)。

分部
圣经分为两个主要部分:旧约和新约。简言之,旧约是一个民族的故事,而新约是一个人的故事。这个民族是神把这个人带来的方式。

旧约描述了以色列的建国和存续。神许诺借以色列叫全世界得福(创世纪12:2-3)。以色列一建立,神便在这个地方兴起一个家庭,通过他们来使所有人得福:大卫一家(诗篇89:3-4)。然后,从大卫家择一人,他会带来所承诺的福报(以赛亚书11:1-10)。

新约详细描述了所承诺的那个人的到来。他的名字是耶稣,他履行了旧约的预言,他过着完美的生活,成为救主而死,并从死里复活。

核心人物
耶稣在圣经全书的中心人物 — 整部书都是关于他的。旧约预言他的到来,并为他的到来设置了舞台。新约描述了他的到来和他为拯救我们这个罪恶世界而做的事工。

耶稣不仅仅是一个历史人物;事实上,他远不止是一个人。 他在肉身上是神,他的到来是世界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神让自己成为人,为的是让我们清楚地知道他是谁。神什么样?他像耶稣;耶稣是人形的神(约翰福音1:14,14:9)。

总结
神创造了人类并把他们放在一个完美的世界中;然而,人类背叛了神,违背了神的意愿。因为罪,神诅咒世界,但立即启动一个计划来使人性和所有原来的创造恢复荣耀。

作为救赎计划的一部分,神叫亚伯拉罕出巴比伦进入迦南(约公元前2000年)。神应许亚伯拉罕,他的儿子以撒,和他的孙子雅各(也叫以色列),他会通过他们的一个后裔使全世界得福。以色列人从迦南移居埃及,在那里他们成长为一个民族。

大约在公元前1400年,神引领以色列的子孙在摩西的指挥下出埃及,并给了他们应许之地迦南,作为他们自己的土地。通过摩西,神给了以色列人律法并与他们立约。如果他们一直忠实于神,不跟随周边国家的神祗崇拜,他们就会繁荣。如果他们背弃神而崇拜别的神祗,神会摧毁他们的国家。

大约400年后,在大卫和他的儿子所罗门统治期间,以色列得以巩固,成为一个强国。神应许大卫和所罗门,他们的后代将成为一个永远的王。

所罗门统治之后,以色列国分裂。去向北方的十个部落被称为“以色列”,在神因神祗崇拜而审判他们之前,他们存在了大约200年。亚述约在公元前721年占领了以色列。南部的两个部落被称为“犹大”,他们的历史稍长,但最终他们也弃神而去。巴比伦大约在公元前600年俘虏了他们。

大约70年后,上帝仁慈地把被俘的人带回自己的土地上。首都耶路撒冷约在公元前444年被重建,以色列再次成为一个国家。至此,旧约结束。

新约随着耶稣基督在伯利恒诞生始于约400年后。耶稣是神许的亚伯拉罕和大卫的后裔,履行神救赎人类并恢复原始创造的计划。耶稣忠实地完成了他的工作 — 他为罪而死,并从死里复生。基督的死是基于与世界订立的新的盟约。所有信耶稣的将从罪中得救获永生。

复活之后,耶稣派他的门徒传播他的生活和他救恩的力量。耶稣的门徒四处奔走传播耶稣和救恩的好消息。他们走过小亚细亚,希腊和整个罗马帝国。新约以预言耶稣将返回来审判不信神的世界并从诅咒中解放万物结束。

ZT 怎样读经(林献羔)

 恩上加恩 2013年08月20日13:53:35 于 [彩虹之约]

中国家庭教会领袖属灵前辈林献羔弟兄于2013年8月3日下午安息主怀,享年88岁。8月16日下午,林献羔弟兄安息礼拜在广州殡仪馆举行,全国各地的弟兄姐妹冒雨前来,先后有数千弟兄姐妹送别他们心目中亲爱慈祥的“林伯”。安息礼拜的主挽联上写着:
献上活祭为羔羊至死忠心,撇下所有侍奉主荣耀冠冕。
林献羔弟兄1924年10月4日出生在澳门一个牧师家庭,父亲是浸信会牧师,为他起名“献羔”,意为“献给羔羊基督”。他12岁在香港长洲受洗,18岁进入梧州建道圣经学院,1945年起在广州传道,1950年开始在广州大马站35号的家中聚会,传福音及牧养门徒。2000年迁至广州荣桂里15号聚会。
林献羔弟兄跟随及服事主超过70年。50年代,曾因持守信仰而遭拘捕,在狱中度过20年。父亲及妻子都在这期间相继离世。他在1978年出狱,继续在广州聚会点传道,广结福音果子,聚会人数达数千人。他还编写属灵书籍《灵音小丛》,至今已编写超过100册。
林献羔弟兄一生忠心侍主,历尽艰苦仍然坚持爱主,并有随时为主舍命的准备。他的生命见证,感动及激励无数中国基督徒。

下面摘录自林献羔《灵音小丛》第14册“读经一助”中的一段文章,以为记念。
怎样读经
读经的方法固然很多,但未必是“大众化”。现在我们试提出简单的方法给阅者参考:

1.按卷读

“于是从摩西和众先知起……。”(路2427)第一要注意的是:千万不可没有系统的读。灵修的时候,选读不是最好的办法,必须按卷读然后有收效。在别的时间,选读不是绝对不可以的。

2.先读新约

初读圣经的人切不可先读旧约。当熟读新约,然后再来读旧约。初读新约的人,最好先选马可福音与约翰福音,切不可先读马太福音。读完马可福音与约翰福音,然后读路加福音与马太福音,再由使徒行传读到启示录。把新约读完了,再读的时候,就可以按次序由马太福音直读到启示录了。读旧约,先读创世记、出埃及记、约书亚记、诗篇、箴言、但以理书,再读其它。

3.祷告

读经与祷告是相连的。单读经而不祷告不是神所喜悦的。在未读经之前,当有一个简短而有力的祷告,求神开自己的心眼,好来读神的话语。有人喜欢用诗篇119:18作读经前的短祷。要知道我们是站在圣地来朝见神,所以先要安静。当我们开始读的时候,也要用祷告的态度来读。圣经与别的书籍是不同的,我们当求作者解释,好使我们明白。如果我们求一位作家来解释他的著作给我们听,他是很乐意的。我们不是求神行什么特别的神迹,而是求祂开我们的心眼(路24:45)。这是一面读经一面祷告,意思是用祷告的态度来读经。当我们读完的时候,也要作一个简短的祷告,求神保守我们所得着的,并使我们有力量来实行。
4.知道

这是非常要紧的。许多人读完了,但他不知道他所读的是讲些什么。圣经是神的话语。撒但最怕我们祷告与读经,所以特别要搅扰我们,好夺去我们的思想。我们有时祷告了半个钟头,但思想早已游荡了。读经也是这样,读的时候思想游荡,读完还不知所说的是什么,真苦!读别的书籍就少有这样的难处。原来这是撒但的攻击,为要把我们的思想带走,所以我们要特别留心防备牠。我们每读完一章的时候,最低限度要知道字面所讲的是什么意思。

5.当思想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1:2,参119:97,弗1:8)我们需要圣灵的带领,但亦要思考所读的。神的话语,有难有易,神要我们想入佳境,进入属灵真理的里面。神可以直接向我们解明,但祂有时是要我们去思索的。祂摆些好东西在高处,要训练我们用代价来得着。有些骨头比较难吃,但味道特别好。“圣经骨头”似乎是没有味道,但当我们细嚼的时候,甘味就出来了。每当我们读到比较难懂的地方,我们是要停下来思索其中的意思,这是很有帮助的。

6.晨读

读经最好是在早晨。以色列人是在早晨拾取吗哪的(出16:21)。中午与晚上我们较为疲倦。清晨是最好的时光,我们当把这宝贵的时间奉献给神:“我趁天未亮呼求,我仰望了你的言语。”(诗119:147,143:8)我们最好把自己的圣经放在床头,但不要作枕首用。我们当早起祈祷与读经,最好习惯跪下读经与祷告。

7.每日读多少

如果要在一年内把圣经读一遍,每日就当读旧约两章,新约一章。但新约不多,如果把箴言、传道书、雅歌与新约合起来,就能均等了。至于星期日,就读旧约两章,另外3篇诗篇。不过,这个方法不易做到。
有事务在身的人,每日读一章就好了,第一年可以先读新约,星期一至五每早晨读一章。把这一章读三次或五次,胜过一日读三章而不知道所读的是什么。我们如果读完一段而不知道所讲的是什么,那就当停下来,把这一段再读一次或两次,直到把这一段能印在我们的里面,然后再读第二段。普通圣经的头上,或旁边,都注有每段的总意。最好我们先看看小题目,然后读内文。不过,圣经小题目未必是对的,因为这是人的分析 ,有时会错。圣经的标题多半是很好的,对查考圣经的人,有很大的帮助。当我们分段读完了,最要紧的是由头再读一遍。这样,我们对全章圣经就会很熟了。星期六不要读新约,可以把五日所读过的作一次总温习。这时,可以轻快地掠过。星期日最好选些经节来背诵。这样,一年就恰好把新约260章读完一遍了。新约与旧约同读。我们宁可只读新约,不可只读旧约。如果单读旧约(929章),就要花许多时间才能再读新约了。新约与旧约同读是在读完新约之后才开始的。星期一、三、五,每日读新约一章;二、四、六,每日读旧约一章;星期日温习六天所读过的,可以不必读新的。这样,六年的时间,就可以读完旧约一次,新约三次半。但我们如果觉得花的时间太长,就可以每日读新约一章,旧约一章 ,星期日温习。这样,3年就可以读完旧约一次,新约同时读完7次。以上的方法,可以按各人的时间自己选择,不要勉强,不要作难,但也不可以太原谅自己。

8.由字句进入灵意

神不会乱默示人写圣经,祂默示人写圣经是逐字默示的。我们应当注意圣经的用字。许多人说我们太注重圣经的字眼(捉字虱)。他们都喜欢用哥林多后书3:6“祂叫我们能承当这新约的执事,不是凭着字句,乃是凭着精意;因为那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来反对我们重看圣经的用字。但这节经文是指十戒说的,因它是刻在石版上的(林后3:7)。我们读律法的时候当然不能照字句来守,我们只当从中取出灵训。但我们也要注意圣灵为何这样或那样用字,只是不照旧约的字句去守就是了。

耶稣注意字句:“于是这话传在弟兄中间,说那门徒不死。其实耶稣不是说:‘他不死’,乃是说:‘我若要他等到我来的时候,与你何干?’”(约21:22)门徒不留意耶稣的用字“若要”,就误会了祂的意思了。保罗亦注意字句:“所应许的原是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说的。神并不是说,“众子孙”,指着许多人;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加3:16)保罗读创世记的时候,很留意圣灵默示人写圣经的时候所用的字句。为什么我们读圣经不留意字句呢?

不过,我们不能“单”注重字句,因为这不是神最高的意思。许多人单注意字句;又有些人单注意灵意,而忽略了字句。我们应当由字句进入灵意。不注意用字,许多时候就会连灵意都错看了,读经的人当特别留意。

9.当注意与基督的关系

无论读哪一段经文,我们都当读出基督来,“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启1910原文)犹太人亦查考圣经(约539),“然而,你们‘不肯’到我(基督)这里来得生命。”(40节)

10.写记

读经的人当先预备笔和笔记簿,把最关键的章节记下。当你读出一些灵训的时候(属灵的教训),就记下来(但切不可勉强,以免成了重担)。耶稣所说的“明白”就是指灵训说的。圣经的历史书是特别多灵训的(太123)。你如果碰到难解的章节,最好记下来,日后就会从别一段经文得着很圆满的答复。我们应当把重点用红笔画线和加圈点,但不要画得太多。

11.人与书籍

许多人拒绝别人的带领,他们引约翰壹书227“并不用人教训你们”的话来拒绝人的帮助。如果这节经文是这样的意思,约翰也无须写信教训人了。约翰福音是圣灵默示他去写的,但圣灵现在仍用人来带领人。不过,人只能把“神的”教训对人讲说,如果有出于“人”的教训就不好了。我们不可不信任人,但亦不能尽信:“……甘心领受这道,天天查考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徒1711)我们相信保罗和西拉是讲真道的,但庇哩亚人不认识他们,他们虽然听见好的讲道,还是要查考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圣灵会给某些人以更多亮光,用人去解释圣经(林前1562123213)。不过,他不是用人的智慧,而是用“人”解经:“圣灵对腓利说:‘你去贴近那车走’。腓利就跑到太监那里,听见他念先知以赛亚的书,便问他说:‘你所念的,你明白吗?’他说:‘没有人指教我,怎能明白呢?’……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徒82935)当我们读到难解的经文时,可以找别人给我们解释。除了藉人之外,神还用人写了不少的属灵书籍来帮助我们明白圣经。保罗虽然写了圣经,但他在将近离世的时候,在罗马的监房,他还是读书的(提后413)。圣经的注解也许不用,但属灵的书籍是需要的。不过,我们不能把书籍代替圣经,我们只能在空余的时候,把书籍作个辅助罢了。

12.当熟读的几卷

圣经各卷都是重要的, 我们应当熟读,但我们不能一下子做到。最好先选择几卷来读(当然不是指初信的人,而是指那些已经读过圣经一遍的人):约翰福音、罗马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启示录;创世记、出埃及记、诗篇、箴言、雅歌、但以理书、撒迦利亚书。新约五卷,旧约七卷,共十二卷,它们都是很重要的。

13.当熟读的120章

圣经计有1,189章,有些是我们必须熟读的。一个基督徒最低限度要知道这120章圣经是讲些什么,这是很重要的,这些篇章有:
旧约——创世记14章,12章,出埃及记12章,20章,利未记15章,16章,23章,民数记21章,申命记28 30章,约书亚记3章,7章,撒母耳记上12章,16章,撒母耳记下2章,412章,列王记上3章,68章,12章,18章,列王记下17章,2425章,历代志下10章,约伯记12章,42章,诗篇22篇,118119篇,122篇,137篇,箴言5章,78章,传道书12章,雅歌5章,以赛亚书11章,14章,53章,55章,58章,以西结书28章,37章,但以理书2章。
新约——马太福音12章,57章,13章,2328章,路加福音12章,15章,约3章,10章,13章,21章,徒12章,910章,15章,罗马书68章,哥林多前书59章,14章,哥林多后书3章,9章,12章,加拉太书35章,以弗所书4章,腓立比书3章,歌罗西书3章,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提摩太前书4章,提摩太后书3章,希伯来书7章,9章,11章,雅各书3章,彼得后书2 3章,约翰壹书4章,犹大书全卷,启示录1 3章,13章,19 22章。
我们如果能熟读这120章圣经,就连带许多的“要道”都明白了。

14.当背诵的“章”

多背诵是非常好的:“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诗119:11)“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西3:16)耶稣常背诵圣经,所以他能随口用圣经的话语抵挡撒但。如果我们能记住许多经句,神就会藉着我们所熟记的经句来启示我们。如果我们把经句藏在心里,就可以随时记忆起来以应用:“……又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徒20:35)每日背诵3节至5节是很适宜的。一章长的圣经,可以分开多几日来背。记忆力强的人就可以多背些,日日如是,一年就可以背很多了。记忆力弱的人,虽然背了又忘记,但也不可灰心,多些时间读就好了。我们虽然不全记得所背过的,但也可以随时回忆起来 。可惜有不少基督徒是不背诵圣经的。最少有40章圣经是我们需要背诵的:

诗篇1-2篇,8篇,15-16篇,19篇,23-24篇,27篇,32篇,34篇,45- 46篇,51篇,62篇,66篇,84篇,90- 91篇,100篇,103篇,117篇,121篇,133篇,148篇,150篇,以赛亚书53章。以上是旧约的。

马太福音5-7章,约翰福音14- 17章,罗马书8章,哥林多前书13章,15章,以弗所书4章,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提摩太前书4章,希伯来书11章等。以上是新约的。

15.当背诵的“节”

多背圣经是很好的,有460节经文是必须背诵的。现在分列如下,以便容易找到:
创世记3:15,50:20,出埃及记12:13,申命记6:4-9,约书亚记1:7-9,路得记1:16-17,撒母耳记上15:22-23,17:45,撒母耳记下7:22,以斯帖记4:14。约伯记1:21-22,42:5-6,诗篇37:1-8,73:1-3,25,119:9,11,18,67,71-72,105,130,139:23-24,145:18-19,箴言3:1-12,4:18,23,9:10,14:23,15:1,17,16:18,17:1,27,18:12,19:1,11,17,21:1-3,24:33-34,25:11,29:1,传道书1:2,14,10:1-2,12:1。以赛亚书1:18,9:6-7,40:6-8,31,41:13-14,49:15-16,52:13-15,55:6-11,57:20-21,58:1,11,59:1-2,耶利米书1:17-19,17:9-10,但以理书3:16-18,6:10,22,约珥书2:12-13,弥迦书6:8,哈巴谷书3:17-18,撒迦利亚书4:6。以上是旧约的。

马太福音10:28-33,37-38,11:28-30,22:21,马可福音10:45,路加福音18:8,19:10。约翰福音1:1,11-18,29,51,3:14-21,36,4:23-24,5:39-41,6:37,7:37-39,9:25,10:9-11,27-29,11:25,12:32,13:1,7,14-35,19:10-11,20:31。使徒行传1:8,2:1-4,4:12,20:24。罗马书1:16-17,5:8,6:1-14,12:1-2,9-21,哥林多前书2:1-5,3:10-17,6:1-11,19-20,9:24-27,10:12-13,15:23-24,哥林多后书4:7-10,16-18,5:7,20-21,6:1-2,14-18,7:1,10:4-6,11:1-4,14,12:9-10,加拉太书1:6-10,2:20,5:13-26,以弗所书1:7,13-14,2:1-10,5:1-21,6:10-18,腓立比书1:21,2:1-11,3:7-14,4:4-7,12-14,19,歌罗西书1:13-14,28,帖撒罗尼迦前书3:3,5:16-24,帖撒罗尼迦后书3:10,提摩太前书6:10,提摩太后书1:7,2:15,3:14-17,4:7-8,希伯来书4:12,12:1-3,11-14,13:8-9,15-16,雅各书1:19,22,26-27,3:17-18,4:14,彼得前书1:7,4:7-9,彼得后书1:4-8,20-21,约翰壹书1:5-10,2:15-17,犹20,24-25节。启示录2:10,3:15-22,12:11,19:5-8,21:1-7,22:12,16-21。以上是新约的。